Jul 172017
 

题记: 余友林卡,辑其父章叔正生平诗词联,近于哈佛书店付印发行。余获赠样书。拜读。作文以记之。
章叔正先生,1928年生于安徽枞阳。即文学史上的桐城派。境内的浮山,乃中国第一文山,现存483块摩崖石刻,底蕴深厚,人杰地灵。

少年叔正,不识愁滋味。意气风发,血气方刚,就读浮山中学。自1946年冬,三次被校方开除。(详见林卡《开除记》)。或因其领导才能,每每振臂一呼,应者云集。时国共之争愈烈,叔正虽非地下党,却怎么看怎么象,动不动就搞-事-情,开除开除,以绝后患。

少年叔正悲愤难当,旧恨新仇一时涌上心头,执笔写下:“荆棘丛生蛇满地,此身直欲上琼楼。”老子不跟你们玩了,老子不如归去。

1948年夏,叔正辗转求学东流中学,遇一至德籍同窗于狭阳湖游泳溺亡。叔正作为桐城派代表出联挽之:

狭阳碧水无情 浪捲英才 西窗烛暗
至德苍生失臂 烟迷大地 南国风凄

此联一出,声名大振。自古英雄出少年,桐城又现一书生。叔正尝攻私塾,课律严格,对仗工整。后之律诗,颔联颈联,相互辉映,不在话下。

《长歌集》以杂(杂咏),游(游兴),情(亲情友情),联(对联,又分杂联与挽联)谋篇,纪年为序,脉落分明。余以为,以杂为最佳,抨击时事,慷概陈词,直抒胸臆,忧国忧民。国家不幸诗家幸,文章憎命达,信然。

青年知识分子叔正的命运,注定风雨飘摇,与时代的节奏捆绑在一起。1949年参加工作,任小学教员,同年成婚。1954年大学毕业,任中学教员。1961年入职安徽大学,至1989年退休。其间,经历土改,肃反,反右,“三面红旗”大跃进,饥荒,文革。个性刚烈豪情满怀的热血青年叔正,走上了心灰意冷噤若寒蝉的漫长人生路。1960-1978年间,因被怀疑参加过反动组织三青团,列为“党内控制使用对象”。平反之日,喟然一声长叹:“虽非苏武囚荒漠,却也沦丧十九年。”

大势如此,个人家庭生活苦不堪言。1950年,叔正提出“家庭改造计划”,改农为工,弃耕就读,弟,妻均复学,先后考入枞阳师范,终成教员,吃商品粮。其妻汪逸岚处境尤艰,一子一女夭折。1953年底再产女,婆母赶往师范学校,墙边搭草棚,住三代人,以便逸岚喂奶并读书。“床连瓦灶难容膝,藿下糊锅不弃根。”

多事之秋,叔正做了逍遥派,避祸垂钓。(详见林卡《Funseeker之钓鱼》)。“四人帮”下台之际,人到中年的叔正,漫卷诗书喜欲狂。作《西江月》四首,其中江青一阕,“袅娜风流上海,英姿飒爽延安。得将妩媚缚君王,虎帐红楼笑看。”勾画了了,栩栩如生。一嘻。

其时叔正沉疴在身,肺结核,隔离。此前肝硬化。二度招魂。《示妻》云:“又作膏肓诊,毋怜未白头。白头犹过客,青冢是归途。”死生度外了。然妻弱子幼,怎忍分离?

枯木逢春。处境的改善,终使叔正恢复了生机。诗词创作日见频繁,与浩洋维华两位终生挚友时有唱和,相约诗会,“欲籍枞阳雅韵,好裁淝水残篇。恰宜同补女娲天,争奈山长水远?”心境大好,“青海北湖宜遣兴,衡阳南浦亦消愁。”“行云流水无牵挂,不入山门一野僧。”

至晚年,叔正始学作画,并题诗落款,自得其乐。含饴弄孙,六十大寿,“逍遥津里逗逍遥”(两孙辈,逍逍与遥遥)。续作《七十述怀》,《金婚赋》。林卡负笈美国之际,逢父亲节,差人送鲜花一束,电话谈笑风生。父欣然题词:“犹似泥巢春梦里,呢喃乳燕旧时家”。满溢爱女之情。因友人相续离世,挽联悼诗渐增。2012年随子移居加拿大。2015年《绝笔》:“不欠人间仁义债,心平如水不生波。”享年87周岁。

叔正诗从白居易,质朴浅显。余与卡同爱《四月江村夜》,作于60岁。现辑于此:

四月江村夜,陌上人如织。
相逢知是谁,幸是乡音熟。
“阿姊何所之?”“饥蚕叶未足。”
“阿妹胡不归?”“麦老秧期促。”
犁者叱声高,汗水参差滴。
担者肩相摩,来去流星速。
信是天将雨,云际星己没。
为儿送雨衣,老母扶病出。
新妇心如焚,江畔杵声急。
归来未停步,送夫蓑与笠。
挽袖下田来,分秧亦簌簌。
“汝何不速归?”"与君同出入。”
“大雨将如何?”"与君同一浴。”
沉沉百户村,万籁无声息。
唯闻惊鼠儿,时作扶床哭。
高楼谁家子,浪荡相偎逐。
从不事农商,又不勤工读。
祸国敛财多,欺民各有术。
夜夜霓虹厅,舞罢罗衫湿。
田间厅内汗,同是人身出。
或化人膏脂,或蚀人肌骨。
劳者为谁劳? 逸者何由逸?
彷徨复长啸,冲冠怒发直。

诗如谣,朗朗上口,好一幅繁忙陌上图。有但坐观罗敷的画面感。转而置疑,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自古以来,哪里都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叔正一介书生,“当年豪气未消磨,读罢离骚欲枕戈。”(《无题寄浩洋》)

文如其人。叔正诗心坦荡,情谊绵长。少年时尝受佳人鞋袜针凿之恩,后两散,未敢忘。作《纪事》二十四首,“春秋四十五,空忆玉玲珑。”及暮年相见,不复人形。一叹。

叔正一世甘贫,两袖清风。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困境中不自弃,培养子女成才(详见林卡《饭桌拾遗:大学,大学》),功德圆满,得享天伦。今辑平生诗稿付梓,亦不负桐城之名。再叹。

———————
林卡博客有更多叔正生平介绍。

如果你去哈佛参观游玩,请移步过街问问这本书。书店地址:剑桥麻省大道1256号,哈佛大学对面。1256 Mass Ave,Cambridge,MA

也可以上网购买(点击此处)。谢谢。

 Posted by at 5:01 pm

  2 Responses to “《长歌集》 — 叔正传 / by眉子”

  1. 爸爸的诗集1

    2008年底辞职以来,历经几年,赶在我的视力无法使用电脑之前,赶在爸爸去世之前,和他一起将他的几百首诗与对联录入电脑,并几经修改,由他亲自校对诗文完毕。这期间,老家的侄子双八帮着录入了半部诗稿;儿子津津在我后来操作电脑已经不是很方便的时候,总是很耐心地来帮我们;更有义薄云天的朋友靖,本来素不相识,却在看了爸爸的诗稿后,不计风险与报酬,承担起排版校对和装帧设计的重任。爸爸一直到最后思维都非常清晰活跃,不断修改遣词造句及注释。据说一般印刷出书,从初排到定稿最多修改三次,靖和我之间,却至少有七易其稿的信件往来。每次都是爸爸想起要修改什么,就记在纸上,等觉得攒得差不多了,我就在iPhone上利用语音输入功能敲好修改稿,发给靖;靖对排好的版做相应修改,再发过来;津津帮爹爹把文件下载到电脑桌面上,爹爹有空时便去审阅全文,看有无错漏或需再修改之处……

    对于注释部分的修改,我和老爷子时有争论。这部诗集收录了他从1940年代写到2010年代的诗歌,连同背景注释,可以说从一个个人角度,记录了中国大半个世纪的山川人文和动荡历史。他越年老体衰,对于政治和人际关系越有顾忌,又想到书可能会出版,就想把某些注释部分变得更加中和一些。我觉得他的这部诗集不但很有文学价值,而且有历史价值,应该尽量保留历史原貌,以及一个风华正茂时的诗人的个性与风貌。有时争急了,爸爸会说:“这是我的诗,我想怎么改就怎么改!”我会说:“那可不行,我得对你的诗集负责!你别在脑筋都快要不清楚的时候,老想着要去修改年富力强时写的东西!”有时他拿我没办法,咕哝几句,倒也并不真的生气。不过多数时候他的修改是有道理的,我也乐意照办。我真佩服他在最后及其衰弱、记忆力也开始减退的时候,仍在推敲遣词造句、力求完美。现在想来,整理诗集成了我们父女之间,在他生命的最后阶段,所做的最主要、最值得回味的精神交流。我在帮他整理的过程中,学习了诗词,更对家族和民族的历史有了更多了解,受益非浅。

    这部诗集,他自己取名为《长歌集》,最后能够印刷成册,还要感谢两个人。诗集因为真实反映了很多历史事件,现在不可能在国内出版甚至印刷。 我曾经联系过在台湾的亲戚冲,看能否在台湾出版。她请了公司里的陈小姐代为联络出版社。她们热心负责,但古体诗词的市场很小,要出版社出版很难。我们最后决定在加拿大自行印刷出版。但我们对出版界一无所知,不知如何下手。这时,高中同学Feye的老公Simon提供给我一个自行出版的公司网址。外甥女逍逍接过最后一个接力棒,将书稿的PDF文件上传到那个网址上,让他们打印成册,寄来了样书。现在这本书处在最后的微调阶段,一俟最终定稿,便可付印成册。我也准备再出一个繁体版的,在台湾或香港自行印刷出版,放在书店寄卖。不为其它,只为让更多有缘人读到爸爸的诗。

    我的爸爸,是一个有胆有识、有情有义、才华横溢的诗人。我很为你骄傲,爸爸。我也为你的这本诗集骄傲。人生在世,好像没有多少东西是可以真正留存的。这本《长歌集》,我相信是其中的一样。

    - Robulinca 写于2016年6月20日

  2. 爸爸的诗集2

    哈佛书店7月17日发出的周刊上, Songs in the Wind作为推荐书目(featured book)出现在Printed on Paige部分。是的,爸爸的诗集《长歌集》简体中文版开始在哈佛大学书店(Harvard Bookstore)上架发售啦!当自行出版部经理Sarah发邮件来征求意见,说她准备推荐这本书到书店的weekly newsletter上时,我既意外又高兴,连忙回复谢谢她,说这是我们的荣幸。

    书店为每本书配有网上购书的网页,为此我用英文翻译了书名,并写了一段评论。感谢高中同学王静、李Wei、左晓洁,尤其是大学同学金伟,对翻译和英文的遣词用句提出了有益的建议。

    哈佛书店的样书出来后,分寄人在美国的网友眉子和大学同学后为。他们于百忙中迅速通读,还细心勘误,又对书页和字体颜色提出意见。后为在我婚礼上见过我爸一面,也读过我写爸爸的文章,对老爷子印象深刻。他一边读诗集,一边兴致勃勃地评论,分享他们家类似的经历或见闻,乐在其中。

    眉子与我萍水相逢,跟爸爸更是素未谋面,却在读过样书后,写下读后感《长歌集——叔正传》,所抓取的爸爸在人生各个重大转折时期的诗句,令我感慨。可能他们都是有着深情厚义的人吧,所以她懂得他。事实上,在哈佛书店出书这条线索,正是眉子提供的。书上架后,她亲自跑去购书、拍照,并在多个网上论坛推广宣传。我们何其有幸,有这样义薄云天的朋友!

    如果你去参观哈佛,路经书店,请稍作留步,进去问问这本书吧。山川河流、家事国事、悲欢离合、尽在这几百首诗词、对联及注释中。相信读过此书后,你不会后悔虚掷了光阴。售书两册所得利润,可支付多印一本的费用。卖书不为赚钱,只希望有更多人读到爸爸的作品。

    网上购书链接:
    http://www.harvard.com/book/songs_in_the_wind_–_a_selection_of_shuzheng_zhangs_poems_and_couplets/

    鞠躬致谢所有有缘人!

    - Robulinca 写于2017年7月17日

Leave a Reply to KC Cancel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