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Declaration of Suffusion_MM_Walker::start_el(&$output, $item, $depth, $args)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_Nav_Menu::start_el(&$output, $item, $depth = 0, $args = Array, $id = 0) in /homepages/43/d430145077/htdocs/notmuch/wp-content/themes/suffusion/library/suffusion-walkers.php on line 39
Feb 232009
 

高一时我和ZXJ同桌,坐第二排。前面是两个科大附中来的男生FY和FXX。现在想来,当时应该给他们起个外号叫“小胖”和“大胖”。不过整个高中阶段,我们班男女生大部分彼此都不是很熟,所以虽然FY还是我组组长,我们当时并不相熟,当然更不会给他们起这么亲切妥帖的外号了。我身后的两个男生是个例外。ZJ和CQ和ZXJ都是从一中初中部升上来的,彼此很熟,我们上课经常在一起讲话。记得刚入校我们还不熟,ZJ有时暗中踩住我的凳子腿儿,让我没法儿挪座位。但最受欺负的是CQ。这个说话文静有点结巴,木讷老实的男生,被这俩活跃分子起了个“曹Marry”的外号,讥其说话迂拙象个女孩,并常常遭到抢书,藏文具盒等人身攻击。我们,尤其是ZXJ,上课及课间时的一大乐趣之一,就是取笑曹Marry。ZXJ知识广博,聪明强干,话多而快,一般的男生都有点怵她,老实的CQ岂是对手?何况还有ZJ这个调皮的助攻手。CQ后来上了安医大,后来又去了广播电台当记者,说话仍带着他一贯的认真劲儿,但已见多识广,胸有沟壑。

[Read more...]
Feb 142009
 

1986年中考时,报考一中的学生都在四中考场。我所在的那个教室里,一大半是科大附中的。我自己是安大附中的,还遇到一个安农附中的。科大附中的考生里,有一个小男孩,个子小小的,脑门很大,圆脸蛋,厚嘴唇,梳着油光光的大分头,手里老拿着个纸扇子摇头摆尾的,像个公子哥儿,两只眼睛溜来溜去的很是目中无人的样子。我心中祝愿了他一下,希望他考不上。不料报到后,第一天去教室打扫卫生,就见这个家伙从我班门里走出来,手

[Read more...]
Feb 092009
 

最近整治网络低俗风行动导致一些优秀网站被关,如牛博网,法天下等,见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5a2c160100chvk.html好在牛博网还有服务器在国外,通过下面的办法之一可以访问牛博国际1. 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同时安装插件gladder2. 安装并使用Hotspot Shield

[Read more...]
 Posted by at 2:21 pm
Feb 022009
 

2009年1月25日,是辞鼠迎牛的大年三十晚上。传统除夕夜也许是小弟兄俩大了点,见闻多了,也许是前几日跟他们讲了有关过年的故事(其实都是我小时候过年的点滴。他们不要“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但主角换成大恐龙,就听得津津有味了,真是的!),反正津津和弟弟今年的年三十意识很强,表现兴奋。津津白天主动把他的桌子收拾了一下,还讨来一块小抹布,把桌椅茶几床头柜等等他擦得着的地方都擦了

[Read more...]
Feb 012009
 

正月初三,晴,无风,室外温度约7摄氏度。在家蛰居多日,今天外面天气好,决定出来走走,呼吸一点新鲜空气,于是,我和津津一起来到黄兴公园,津津在前面骑自行车,我在后面跑步,就这样跑了两圈,中间休息N次。黄兴公园的面积不小,一圈大概有一千米,这两千米跑下来,我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回家的路上,感觉真是步履蹒跚。二十多年前我以长跑健将的身份参加学校的运动会,为什么现在的体力大不如从前?这样下去,岂不未老先衰

[Read more...]
 Posted by at 12:03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