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Declaration of Suffusion_MM_Walker::start_el(&$output, $item, $depth, $args)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_Nav_Menu::start_el(&$output, $item, $depth = 0, $args = Array, $id = 0) in /homepages/43/d430145077/htdocs/notmuch/wp-content/themes/suffusion/library/suffusion-walkers.php on line 39
Aug 172009
 

今天吃完晚饭后,带小孩子们到海里游泳(其实就是套个救生圈在海里漂来漂去)。爸爸和津津走在头里,弟弟和我落在后面。弟弟一面走着一面嘴里叽叽咕咕,有时蹲下来在沙滩里翻点什么。后来发现他一路在自己编故事。别的都没注意,只听到一句:“大王和大王打,小兵和小兵打。。。。。。”我停下来等他,笑着重复他的话。他仰头看我,说“我当XX侠”,又给我和爸爸、哥哥都编了个

[Read more...]
Aug 052009
 

高考后,我们班组织了一次骑车去巢湖的活动。就是从这次巢湖之行起,我们班男女生之间开始大规模地互相熟悉起来。五班的聚会文化,就此开始形成。从市区到巢湖湖边,骑单车需一、两个小时。路上农田、水塘和树木交错,一群学生在乡间的马路上你追我赶,有时则并肩而行,聊天、开玩笑,留下串串笑声。有几次,有人的车子出了毛病,前后的同学就停下来摆弄,或陪着去修车铺。一张张青涩而没有皱纹的脸上,写着高考后的轻松,和与同伴

[Read more...]
Aug 042009
 

高考时我们的考场还是四中。我在考前三天发起烧来,越烧越高,全凭吊激素强压应付,考完就直接到医院吊水。印象特别深的是考数学前夜,我晚上从医院退烧治疗回来,躺床上捂汗。一身一身儿的大汗出来,又不敢掀被子,那个难受劲!几乎一夜未睡。还记得爸爸的一个老朋友到家里探望,安慰我爸说,也许一烧反而把头脑烧得更灵了呢。可惜这种小概率的好事件很难找上我。这次高考,凡是要我多用点脑子的科目,比如语文,数学,物理,考得

[Read more...]
Aug 022009
 

根据我们五班的集体回忆,在毕业二十周年合肥聚会到来之前,我整理出如下问题,可以在聚会时互相打听:当年开运动会时,谁给我们班挣的分最多?大家对“我们”和“咱们”的区分是来源于哪个老师?——老杨给了个提示,这个区分是伴随着杨子荣在座山雕的老巢里的情节给整出来的。咱们班最神的是谁?谁的变化最大?谁的变化最小?郑中胜给毕曙光上了堂什么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