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72009
 

2009年8月17日,青岛。今天吃完晚饭后,带小孩子们到海里游泳(其实就是套个救生圈在海里漂来漂去)。爸爸和津津走在头里,弟弟和我落在后面。弟弟一面走着一面嘴里叽叽咕咕,有时蹲下来在沙滩里翻点什么。后来发现他一路在自己编故事。别的都没注意,只听到一句:“大王和大王打,小兵和小兵打。。。。。。”我停下来等他,笑着重复他的话。他仰头看我,说“我当XX侠”,又给我和爸爸、哥哥都编了个侠客的名字。小人的头脑里,逻辑简单直白,充满公义。比胜负,就是该大王和大王打,小兵和小兵打。他怎能知道,在大人的世界里,一般都是大王指挥小兵去打仗呢?

前天带弟弟去海边,旁边一对小兄妹因玩具分配而争吵。弟弟本来在挖沙,现在就专注地看起来。小兄妹跑开去海里了。他也站起来,在人群里东张西望。他说:“我要去找那个小哥哥,问他叫什么名字,然后我们就成好朋友了。你带我一起去找他。”可惜人太多,找人很难。弟弟一直非常渴望和小哥哥或小姐姐交朋友,也特别想到别人家做客去玩,但常不能如愿。我有时觉得他是个寂寞的孩子,因为太喜欢亲近人,但或者因为不得其门而入,或者可亲近之人不够多,而常常很失落的样子。江湖上的侠客,也是象弟弟想的这样交朋友的吧,互通个名号,就成为莫逆之交。

  8 Responses to “弟弟的世界”

  1. 8月18日,准备去崂山。早上俩小子都比较顺当地吃完早饭,然后涌到两台电脑前要打游戏。两个人都想要其中一台电脑。我说,你们俩谁先刷完牙洗完脸谁玩这台电脑。他们一窝蜂地跑出我们屋,找拖鞋去卫生间。弟弟很快找到鞋了,津津却没有。弟弟很热心地说:“我帮你找!”他还真的在我们屋里找到了。我心里希望弟弟能快一点,因为另一台电脑里的游戏对他来说有点难。我想如果是我,会不会帮津津找拖鞋呢?真的很惭愧啊,在弟弟的一颗赤子之心面前。

  2. 今天上完音乐课,老师告诉我,上周日(8月23号)弟弟生老师的气了,因为同学中一个小女孩举手要表演,老师说等我说完再让你表演,结果老师说完就带大家做别的事儿了,没让小女孩表演。弟弟于是生了气,但他也不说为什么。老师问起来,他才质问老师,说你不觉得这样很不礼貌嘛?!呵呵,他还没学会很多词,“不礼貌”涵盖了他对很多行为的评价,比如不公平,不守信用等等。老师道了歉,但走的时候还听到爸爸在问弟弟为什么生气了。今天我在里屋听到弟弟问老师一个旁枝问题,七嘴八舌中老师没有回答。他就一直问,过了好一会儿了还在问。有时我不知道该为他的执着坚定、追求公义而高兴,还是该为他的自我而不识时务感到担心?

  3. 下午起来,弟弟要我给他洗龙眼吃。我叫他去卫生间洗手。我在厨房里,听见他迅速打开水龙头,想必手在水中一掠而过,就关了水,前后约三秒钟。他跑过来说:“我洗好了!”我说你洗的时间太短了,洗不干净的,去,再好好洗洗。他愣了一会,再去之前问我:“妈妈,水有没有眼睛?”

  4. 早上弟弟起来,照例到我床上挨一会儿。他问:“人老了就死了呀?”这问题前一阵儿他也提起过,我没认真回答,后来就不了了之了。今天我终于认真回答他:“是的,最后是要死的。”他说:“那我不是也会死?!”原来他的小脑袋里转的是这个问号,我原先还以为他是看到爹爹奶奶的龙钟老态才想起这样的问题的呢。我说:“你还早呢!”他禁不住地笑了两声——那是一种现实与想法有不利的落差时引发的笑。小朋友们经常这样笑。希望我遇到这种情境也能象他们那样笑出声来。我接着说:“象你这么不好好吃饭,这么不听话,尽做危险的事,根本不用等到老,早就死掉哩!”他知道我在取笑他,又咯咯笑了两声,这个问题就算过去了。

  5. 弟弟这两天开始,对“人是怎么来的”非常感兴趣,两次跑来问我。我说是爸爸妈妈生的。“那爸爸妈妈是怎么来的?”弟弟接着问。“是他们的爸爸妈妈生的呀!”我说。弟弟笑,显然他觉得这个答案没有真正地解答他的疑问。他换了一种问法:“那人是怎么做出来的呀?”我说:“是一个细胞,在妈妈的肚子里长,就象一粒种子在地里长呀长,发芽,再长成小树苗,这个细胞长成一个小baby,长好了就从妈妈的肚子里出来了。”弟弟说:“就象种子长呀长,长成一朵花。”“对了!”弟弟终于解了惑,还发挥说:“每个女孩子长大了都变成妈妈,都能生小baby。我是男孩子,生不了小baby。”

    弟弟对小baby很感兴趣,老是想象自己是小baby,也想生小baby。几个月前,我听到他和哥哥在客厅里说男孩子和女孩子的区别。弟弟说他也要生小baby,津津说,你又不是女孩子,生不了。弟弟说,那我安上个辫子,穿上裙子不就变成女孩子了吗?不就可以生小baby了吗?津津笑他傻。哥俩嘻嘻哈哈地 互相追打。

  6. 吃早饭的时候,弟弟说,每个人都是妈妈生出来的,那地球上肯定有一个人没有妈妈啰。我说你这个问题提得很好。世界上还没有人真正知道这个答案。津津说,对,就象先有鸡还是先有鸡蛋,先有老师还是先有学生一样。

  7. 弟弟现在开始坏起来了。今天上午,爹爹给弟弟两个棒棒糖,叫他去跟哥哥分。弟弟来到客厅,奶奶发现他嘴里含着一个,两腿间夹着一个,见奶奶看他,脸上不由自主笑开了花。奶奶问他干什么坏事了?因为弟弟觉得自己在干坏事时,就会掩饰不住地那样笑,又躲躲闪闪的。原来他知道哥哥不能吃奶味的,只能吃水果味的,就把奶味的藏在裤子中间,先剥个水果味的塞在嘴里。

    不过他一会儿就由坏笑转为嚎哭了,因为我把那个奶味的夺了过来。弟弟其实更喜欢吃奶味的。我把水果味的洗一洗给哥哥。弟弟盼望着哥哥接手,这样我就可以把奶味的棒棒糖给他了。可是哥哥嫌恶心,不要。不过哥哥今天很宽容。在弟弟说了“对不起”以后,说“没关系”,还同意我把奶味的给弟弟,他自己不吃了。

  8. 早上,
    弟弟:“我长大了了照顾你。”
    妈妈:“哟,那好啊!弟弟真是个小乖乖。好,现在赶快吃饭!我去给爹爹按摩,等我的时候,你吃完饭、刷牙洗脸都搞好了就可以走一会儿迷宫。”
    弟弟跳下椅子追问:“那谁照顾我啊?”
    妈妈:“爸爸妈妈爹爹奶奶和阿姨不都在照顾你吗?你玩的时候就是你照顾玩具了嘛。”
    弟弟:“我是说等我老了,谁来照顾我呀?!”
    妈妈:“那就你儿子照顾你呗!就象我现在照顾我的爸爸妈妈,你以后照顾我一样。”
    弟弟:“可我是男孩子,怎么能生儿子?”
    妈妈:“你长大了找个女孩子结婚,你不就可以当爸爸了吗?你就有自己的儿子、女儿了。”
    弟弟回椅子上吃饭去了。我估计他还是觉得心里没底,因为爹爹、奶奶、爸爸、妈妈都活生生地晃在眼前,而他的儿子、女儿,现在可看不见、摸不着!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