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042009
 

高考时我们的考场还是四中。我在考前三天发起烧来,越烧越高,全凭吊激素强压应付,考完就直接到医院吊水。印象特别深的是考数学前夜,我晚上从医院退烧治疗回来,躺床上捂汗。一身一身儿的大汗出来,又不敢掀被子,那个难受劲!几乎一夜未睡。还记得爸爸的一个老朋友到家里探望,安慰我爸说,也许一烧反而把头脑烧得更灵了呢。可惜这种小概率的好事件很难找上我。这次高考,凡是要我多用点脑子的科目,比如语文,数学,物理,考得都不好,连比较拿手的生物都不理想。唯一让我感到幸运的是,作文考题是让写一封信,劝慰一个想报重点大学历史专业却遭老师家长反对的同学。前几年的高考作文题都是议论文类型,什么“树木、森林、气候”,什么“习惯”,猜主题都能把头猜大了,更不要说还得费脑子提论点、找论据,洋洋洒洒去论证了。一直不擅长议论文。总觉得要说明一个观点,几句有逻辑的话直切主题就够了。要凑够至少800个字来说明一件事,对我来说十分费劲。而写信,哈哈,写信不就是聊天嘛?这个简单,生病也耽误不了。我心花怒放地、声情并茂地直抒了一番己见,鼓励那孩子追求自己的梦想,得了50分满分中的46分,算我高中三年来得分最高的作文之一。

这次高考总分不理想,上不了当时的一流重点大学。我们这届是先知道考分,再填志愿。因受父亲影响,从小对生物感兴趣,立志当个研究生物的科学家。一共只填了四个志愿,重点大学栏里是武汉大学生物系和中国药科大学(专业忘了),普通大学栏里是安大国贸系和安大生物系。上不了科大,就上安大,反正不能跑出合肥——我家人怀着对我瘦弱体质的历史恐惧,抱定了这个宗旨。先是我妈哭哭啼啼不让我和浙大来一中招生的老师达成定向协议,后是我爸利用熟人关系,把我的录取档案从武汉大学转回安大,于是我最终落入当时安大最热门专业国际贸易系,告别科学家的梦想,从此走上文科女的道路。

还记得那时我正和哥哥一起去黄山玩,是在歙县嫂嫂家接到家里电话的,在一个傍晚,告诉我录取到了安大。我心里有一点暗淡,但还算平静地接受了这个现实。高中时曾经有一次,我和哥哥到安大篮球场去打排球,碰到一个哥哥的熟人。他兴奋地鼓励我好好学习,将来考上安大。年少轻狂的我马上说:“什么?上安大?!”不屑之情溢于言表。

老天爷还是很有幽默感的。

尽管我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偶尔也不免想想“如果我去了武大,学了生物会怎样”之类的问题。也许我会早早出国深造;也许我会在某次交通事故中早早死掉;也许我不会进外贸公司、碰见我的老公。。。。。。那另一段可能的道路,我永远无从知晓走在其中的艰辛与快乐。这似乎让人生多了一个神秘的想象空间,因而变得更加丰富起来。

但脚下的路是实实在在的,一步步走来,我才成为今天的我。很高兴,在心灵成长的道路上,我并未彷徨、犹豫;我还有一颗跳动的心,去体会亲情、友情、爱情,去体会这平凡而奇妙的世界。
 

  7 Responses to “我的高中时代(十二)”

  1. 很好笑, 记得俺在作文里洋洋洒洒劝同学不要学外贸,自己却上了这个专业。

    ——————————————–
    1989年高考作文题

      你的好朋友**是某重点中学高三年级中上水平学生。他对历史特别感兴趣,从高一开始,就立志报考某重点大学历史系。现在毕业在即,班主任李老师动员他报考一般院校,认为这样录取的把握比较大。他父母认为学历史“出路”窄,由于他外语成绩好,所以坚决主张他去报考外经、外贸专业,将来容易找到工作,待遇也比较优厚。

      他为此感到困惑和苦恼,给你写了一封信,想听听你的意见。请给他写一封回信。

      注意:

      1. 信中如涉及你的学校或你本人的姓名,一律用**代替。

  2. 幸好没学生物。不然现在就在实验室刷瓶子。博士后牢底要坐穿。

    wayneking 于 8/4/2009 10:52:18 AM 回复

    一个人喜欢做什么和做什么较容易成功,根本是两件不同的事情;90年代中小城市的男女青年,对以上海为代表的大城市,美国为代表的外国,以及英语为代表的外国语言,包括与之相关的外贸等等,有一种不知所谓的迷信,这种迷信深深地影响了他们的择业和择偶。我们都未能免俗啊。

    wh 于 8/4/2009 11:42:06 AM 回复

    我以前也认为这样认为。来美国之后,发现专业选择太重要了。尤其是生物,学一个毁一个。除非你是超牛。 但是比尔盖茨这样的人有几个呢? 还不都是草根一类。李安的老婆也说过当年也快撑不下去,要离婚。我们行业的大牛开会劝告大家不要急功近利,不要发小论文。 要十年磨一剑。我们在底下笑,现在的学校,半年不出东西, 就要卷铺盖走人了。同样是统计教授,商学院工资最高,医学院次之。 其他学院低很多。再看看学医和学数学的人数对比。都是混饭吃, 还是要找king饭碗。

    wayneking 于 8/5/2009 7:12:38 AM 回复

    说的都是常识,一份耕耘未必一份收获;举重运动员付出的劳动并不少,收入如何跟足球,网球运动员比?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不管是“行”还是“郎”,选择的时候要做到有前瞻性是很难的;学校已不再是象牙塔,你不可能半年交不出PAPER,跟校长说你在写一部“巨著”吧。比尔盖茨的成就主要应该是商业运作方面吧,国内的例子也很多,新东方的俞敏洪,英文水平不算太高吧,安大那个王世杰,也就是WPS起家,“功夫在诗外”啊。

  3. WY is daddy and mommy’s girl. My mom also begged me to stay at AnGong but last minute I insisted to choose a different university. At that age I simply wanted to get out of the city of Hefei. Luckily I ended with a major I can live with.

    Now hefei is the city I miss the most. But it’s the old Hefei that only lives in our memories.

  4. 我当时人在黄山,根本不知道有这样的暗箱操作。那时也是一心想离开合肥。报武汉大学,是因为听说武大的校园非常美,而且武大的生化专业当时是很好的。

    确实,想念合肥,只是依恋存在于记忆中的那个“故乡”,故乡的人,曾经的事。不过走过很多路以后,我不再“一心想离开合肥”。少年时只想过到处游历的生活。现在,我觉得如果在合肥有一个温暖的家,过过平静安适的生活,会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5. It’s a little cruel.

  6. 我有一个武大生化的朋友,我林业大学的同事,和我一起考TG出来,去了很好的学校UW-MADISON 念生化PHD.两年后开始抱怨前途,然后是计划同时读一个统计MASTER好找工作,然后就失去联系了.

    Is this the other life you could live? Of course a new hubby as well…

  7. Not necessarily. Maybe I’d still go to a trading company, like Zhang Long, and meet the same guy…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