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022009
 

2009年1月25日,是辞鼠迎牛的大年三十晚上。

传统除夕夜

也许是小弟兄俩大了点,见闻多了,也许是前几日跟他们讲了有关过年的故事(其实都是我小时候过年的点滴。他们不要“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但主角换成大恐龙,就听得津津有味了,真是的!),反正津津和弟弟今年的年三十意识很强,表现兴奋。津津白天主动把他的桌子收拾了一下,还讨来一块小抹布,把桌椅茶几床头柜等等他擦得着的地方都擦了一遍,博得大家的赞赏。傍晚时他溜到卫生间(我正在那儿擦擦洗洗),悄悄地跟我商量祝词都说些什么。吃年夜饭时,家里灯火通明,兄弟俩跑来跳去,高叫着“过年喽!”“大年三十喽!”“吃年夜饭喽!”又唱“新年好呀新年,好呀,祝贺大家新年好。。。。。。”待大家落座,举杯同庆,奶奶拿出红包,给每人一份压岁钱,同时给每人一堆祝福,就像以前一样。我们这个小家还是第一次这么齐整地和爹爹奶奶在一起过年呢。然后我们开始祝酒。津津和弟弟分别都祝爹爹奶奶健康长寿,稚声稚气的,让老人家笑得合不拢嘴。津津祝我越来越美,祝爸爸工作顺利,祝在我家过年的亲戚章丹姐姐万事如意,祝小弟天天进步。弟弟则祝我越来越漂亮,祝爸爸越来越好,不打他屁股,祝章丹姐姐越来越美,祝哥哥越来越好,跟他分享。饭后我们下楼放烟花。津津喜欢刺激的,弟弟则害怕很响的东西。最后的节目是大家一起边吃零食边看电视,春节联欢晚会。津津有不少节目都能看懂,还发出阵阵笑声。弟弟就看不大懂了,只是对吃零嘴感兴趣;而且连爹爹奶奶都出来和我们一起看电视,感觉很热闹隆重,所以他一直没有闹场子。这个年三十,过得真开心,有点象我小时候过的那样。。。。。。

压岁钱

津津是个小财迷,老早就盼着压岁钱了。不过我跟他们说好了,超过10块就得交给我保存。本来我说是5块的,津津讨价还价最后定下10块的标准。弟弟虽然常说“等我长大挣钱了,我就买好多。。。。。。(此处有很多选项,多是平时我们不给他多吃的东西),也给你一个。” 但其实他对钱还没有什么概念。对压岁钱的向往,仅属于“哥哥有,我也要”的范畴。兄弟俩从奶奶那儿拿到压岁钱,把玩了一会儿红包,就在我的催促下,交公了。百元大钞对他们没有吸引力。津津跟我念叨了两天,终于在大年初二拿到我答应换给他的10块钱,乐滋滋地带着他的存钱小瓶子,去超市买了个一块二的卤鸡蛋,又花一块钱坐了个电马。他本来以为一块二可以买三个卤鸡蛋,和我说他要跟爸爸分享。后来发现三个包装的要三块五,便跑去换了一块二的单个包装,说那就不分享了。

要约的构成条件

三十晚上,弟弟洗过澡后,爸爸陪着他在床上玩手机里的游戏。我问他过关没有,弟弟没有做正面回答,而是说:“我小时候玩这个过过关的。”既已知道答案,我便不再追问。玩了好一会儿,弟弟还想耍赖接着玩。爸爸夺过手机,说:“我说过了,刚才是最后一次了。不许再玩了!”弟弟着急地大叫道:“我又没有同意啰!!”

第二颗掉牙

津津第二次掉牙,发生在这天晚上睡觉前。我暗自庆幸,以前买了若干小礼物还没用完,否则这大年三十的晚上,上哪儿弄牙齿仙女的礼物去!偷偷搜出一包我从Ithaca Science Center 买的石头糖,像是一小袋漂亮的光滑小石头。今晚轮到我带弟弟,爸爸带津津睡,所以跟爸爸悄悄说了埋藏地点,叮嘱他别忘了放。夜里还是有点不放心,怕爸爸睡忘了,就溜进他们的房间查看。爸爸正好醒了,接过石头糖顺手塞到津津枕头底下,但没有摸到牙齿。我让他再仔细摸一下,他翻了个身,睡觉去了。我觉得不能让牙齿仙女显得这么不负责任,连牙齿都不收走。于是亲自上前在枕头底下进行地毯式搜索。津津把牙齿包压在了他的脑袋正下方。幸亏他睡熟了,我没有惊醒他 – 寻宝得手!啦啦啦~~
 

  3 Responses to “除夕夜纪实”

  1. 情趣盎然。

    我们老家的习俗是掉上牙扔房顶,掉下牙扔床肚底下。不知道还有个牙齿仙女。

  2. 这个习俗很有趣。有什么说法没有?那老房子的床肚底下指不定藏着好些牙呢。牙齿仙女是米国(西方?)的“传说人物”。另请查看邮件,等候回复。

  3. 这个说反了。 上牙扔床肚底下, 下牙扔房顶,无非是让后来的牙跟着前人(不,前牙)往正确的方向生长的意思。这个wy的家乡也应该有的习俗啊。 我在农村爬屋顶玩还真见过牙齿。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