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32009
 

高一时我和ZXJ同桌,坐第二排。前面是两个科大附中来的男生FY和FXX。现在想来,当时应该给他们起个外号叫“小胖”和“大胖”。不过整个高中阶段,我们班男女生大部分彼此都不是很熟,所以虽然FY还是我组组长,我们当时并不相熟,当然更不会给他们起这么亲切妥帖的外号了。我身后的两个男生是个例外。ZJ和CQ和ZXJ都是从一中初中部升上来的,彼此很熟,我们上课经常在一起讲话。记得刚入校我们还不熟,ZJ有时暗中踩住我的凳子腿儿,让我没法儿挪座位。但最受欺负的是CQ。这个说话文静有点结巴,木讷老实的男生,被这俩活跃分子起了个“曹Marry”的外号,讥其说话迂拙象个女孩,并常常遭到抢书,藏文具盒等人身攻击。我们,尤其是ZXJ,上课及课间时的一大乐趣之一,就是取笑曹Marry。ZXJ知识广博,聪明强干,话多而快,一般的男生都有点怵她,老实的CQ岂是对手?何况还有ZJ这个调皮的助攻手。CQ后来上了安医大,后来又去了广播电台当记者,说话仍带着他一贯的认真劲儿,但已见多识广,胸有沟壑。

再回来说ZJ。他一张黑黑的团脸上,两只小眼睛在镜片后闪闪发光,唇边有一道若隐若现的胡子,象《小兵张嘎》里的日本翻译官。不知怎的男生们却称他为“嘎子”,可能他嗓子沙哑,又姓张。ZJ成绩很好,打小儿就好。他和我的一个初中同学(高中上了八中)是安医大附小的同学,还住在一栋楼里。她得知ZJ成了我的同学,略带仰慕地问:“ZJ呀,他很红吧?”我一时没反应过来,纳闷地说:“不红呀,他很黑!”因着八中朋友的关系,每年寒暑假我去她家玩时,都会顺道去ZJ家里玩,所以ZJ算是第一个我熟悉的高中男生。他后来上了上医,说兜里常放几块人骨头,没事儿就掐算一下骨头们的名称位置。嘎子同志现在是中国一所著名医院的骨科大夫。

又:得知我将在下一篇回忆里写到她,远在亚特兰大,忙于工作和家事,久不闻其声的ZXJ在百忙中迅速回复。她是这样写的:“AO… do we have to bring up the things that I did? I didn’t do anything too bad, did I… :) I thought I always behave myself… at least I tried… ;) ”。  我保证说it’s not toooooooooooo bad,她才勉强放下心来,接着忙她的小家伙去了。小家伙生病发烧好几天了。在此祝愿小家伙早日康复,让他老妈完全放心。

 

  18 Responses to “我的高中时代(二)”

  1. 这篇里老冯的爆料少了点,看来这家伙是隐藏很深啊! ZXJ确实是伶牙利齿的样子,又有王一泓帮腔,我是惹不起.

  2. 阿呀,我也是考到八中去的。 zj, cq都是老同学啊。 zj很红呀. 现在都在那里啊?zxj还没想起来是谁啊。待我想想.

  3. google到了。 一个人民广播电台,一个博士骨科副主任医师. 佩服啊。

  4. 曹Marry好像是初中的外号。凭这我才想起来的。

  5. 保长同志,身正不怕影斜,老冯我高中时洁身自好,无料可爆啊。
    fxx和我身矮,体重都差不多,不应分大小的。如果当年就算胖,现在该怎么称呼呢?我还可以用American Standard,汪路之流何处安身呢? 还好fxx的名字是三个字的(要冒坏水了,先倒个歉),如果是四个字的,被wy这一简缩就热闹了。
    我印象中zxj是和wyh同桌的,我和fxx被她们欺负了整三年(难到只有两年?)虽然高中后大家都对我很好,有状还是要告的。另外,WY我什么时候是你的组长了?组长这个基层干部是最惨的,扫教室,出版报(说到出版报,wy,你该写写我班模范黄明刚),跑都跑不掉。难道我也替你扫过地?我现在呼吸道系统的毛病(老毕还落井下石取笑我)难保跟这没关。

  6. 我写下FuXiaoXuan的缩写名时,也稍事犹豫了一下,怕他看后皱眉头。好在他不叫FuXiaoXuanXuan。其实我也不记的冯小组长找我收作业的样子了,只是按照老杨的座位/职务名单推断,我曾是依的组民。可见江湖是多么容易两相忘啊。不过你咳嗽可别怪我,我一直是个非常cooperative的team player, 绝不会扫地偷跑(这个“绝”会不会用得太绝对?嘀咕中)。经老冯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黄明刚写得一手好字,出的板报又快又养眼,不像有些人,十分不自觉(这人以后定会写到)。看到HouWei搜到CQ,心中一喜。但按图索骥,只查出他于2007年8月被吊销了记者证,理由是“离岗”。现在他是我班音信全无的同学之一,不知有谁知其下落,请告一声,多谢!另外我班有一同学卲鸿飞(Shao Hongfei),前几年在FSU Meteology Dept.,有一邮件地址 soar@met.fsu.edu,但我去信询问没有回复。HouWei你是在UFL吗,还是FSU?

  7. Shao Hongfei graduated from FSU in 2006 according to google. try this:
    Hongfei Shao
    Principal Investigator Associate

    Earth System Interdisciplinary Center
    5825 University Research Court Suite 4001
    College Park, MD 20470

    Phone: (301) 405-9908
    Fax:
    Email: hshao@umd.edu

  8. Wow HouWei你真是太棒了!多谢多谢,正在联系中。找没找到都算你一功。要不我们聚会时你也参加一个?我们班有不少从一中初中升上来的同学:曹谦,刘昀,苏进,汪路,王一泓,许家虹,张嘉,张健,左晓洁。

  9. 啥时候聚? 有腐败没有?

  10. 初步定在8/22-23,还要视海外兵团成员的省亲计划而定。腐败是必不可少的。除此之外,应该还有一些不腐败,但有意思的活动。

  11. wangyh一开始与xy同坐,然后很快wyh和wy私自换了座。于是乎,fengy就做了wyh的小组长。
    我有点奇怪,wangyh难道大家联系上了?怎么她一声不啃?

    说起高中时的wangyh,印象比较深的有两件事。一是语文课上,老汪摔了帽子,在嘲笑上海宁,结果wangyh义愤填膺地站起来抗辩。二,有一回,我坐在座位上时,笔掉到地上。刚好wangyh经过,咱们的支书犹豫了一下,弯腰拾起笔交给我。呵呵不知当时我有无说谢谢。

    再说zuoxj,一次英语课,老郭把我领拎起来,问我以后想做什么。大家知道老郭英语讲课,我呢,从来听不懂他在说啥。紧张兮兮地站起来后,听着大海的传音入密,"doctor"。然后,斜前方的zuoxj转头在那问着,什么doctor,什么doctor。坐下后,半天我才咂摸出什么什么doctor的味来。

  12. 什么什么doctor?我怎地就咂摸不出这是个什么味儿呢,Doctor Yang?王一泓回复过我,她无法参加聚会。据可靠消息,她的孩子才一岁左右,正忙着呢。通讯录里有她的比较完整的信息。
    由 robulinca 于 2009-2-25 22:07:59 最后编辑
    由 robulinca 于 2009-2-25 22:27:44 最后编辑

  13. People are usually nice to Lao yang. when WYH walked over my desk, I would be happy if she did not throw away my stuff. :-) I forgot it was WYH or ZXJ, always poked Lao Feng with a pen or something.

  14. wang qian was our team leader. One thing and maybe the only thing :-) she does was to make sure no one is escaping from the cleaning. usually when she looked back, "Ba Bing" lao Su was on the run.

  15. 看来Baochuan“身在曹营心在汉”,开会时急急忙忙偷偷摸摸在这儿灌水,把名儿都敲错了。那是万千和“大饼”吧。

  16. 是的是的.大饼还没有现身么?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