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022009
 

GZ同学利用与我的熟人关系,导演了我人生中的一个第一次:和男生看电影。事情是这样的。GZ跟我吹嘘有部电影很好看,他正好有三张票,他和他的铁哥们一起去,并邀我同往。大家都是同学,我欣然应约。在一个晴朗的星期天上午,我骑着自行车来到三孝口光明电影院门口。GZ过来,满脸遗憾地说他临时有事,看不了了。我和铁哥们不是太熟,但也只好跟他一起进去了。一路真心地替GZ可惜。铁哥们买了一袋零食儿和一包餐巾纸送给我,让从无此种待遇的我小吃了一惊。这部电影是琼瑶的《燃烧吧,火鸟》。象其他琼瑶的作品一样,看时让人心痛流泪,看完就没有印象了。第一次看到银幕上的林青霞,确实很美。他们的表演差强人意,但情节的发展还是让我忍不住流了眼泪。我很不好意思,同时觉得这餐巾纸很有用处。偷眼瞧去,铁哥们像个没事人似的安坐不动,好像一点也没发现我的窘态,心下稍觉安慰。但也许我的记忆有误,那包餐巾纸是铁哥们适时递过来的?不管怎样,在我印象中,铁哥们从头至尾,展现了他成熟稳重,心地善良,很会照顾人的大哥哥风范。我忘了自己是不是一个人骑车回家的,但以我那时独立自强,誓与男生比高,以及一向care别人的个性推断,我应该不会让家就住在附近的铁哥们送我。多年以后,我有点开窍以后,想起这次看电影,不免在心里嘀咕:“这个GZ,那天难道真的有事?”

  14 Responses to “我的高中时代(三)”

  1. 旁边的位子是空的么? 空的话就是真有事。

  2.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不过我真的记不得细节了。

  3. 嘿,那个。
    说起看电影,那个高几来着,运动会后,学校包场看电影,看的是汪洋中的一条船。哈哈,最荣幸的事就是旁边坐的就是wangyang。有印象不?

  4. 记的记的。我当时好像还拎了个鸡蛋饼儿之类的充饥之物-没馋着您吧?

  5. GZ同学?我们班有叫GZ的吗?怎么听起来象某电影里的名字?不过不管是谁,我还是很佩服的,从小就小狼一只。怎么高中跟我一起玩的都不开窍?!
    汪洋中的一条船?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旁边坐的一定是个男生。不过我也有幸与WY看过电影。细节不是很清楚了(as usual, Fuzzy Math学多了)。时间应该是大学,地点是某个礼堂(安大/工),人物是我和两个女孩(说不定还有汪路,他可以忽略不计)。似乎那一天还有点特殊(birthday or something else),看的应该是"Kennedy",好像还是英语片(八成是WY的主意),我差点没睡着。WY,请纠正细节。最后有没有撮一顿?没有就亏了。

  6. 对不住我一点儿记不得和你一起看过电影了(这是Fuzzy什么学多了请指点一二)。我确实看过一部有关刺杀肯尼迪的电影(不是你提醒还真给忘了),可是在哪儿看的,旁边有没有同党,是英文还是中文的,却一点印象也没有。我倒是记得有天晚上,李蔿FY和我曾在安大北门外一间昏暗油腻的小饭馆里撮过一顿儿,讨论着英雄本色之类的乱七八糟的话题,彼此嘲笑挖苦–莫非正是在这电影之后?那你就不亏了(不知谁付的钞票)。

  7. GZ是个代号。这篇本不想招摇,可是不写对不住我这个第一次,所以还是发了出来。在我自己的园子里晒一晒,好像还不算太过分——具体人名就算了。

  8. 鸡蛋饼,那时就有鸡蛋饼呢?当时肯定没注意到鸡蛋饼。当初咱们班,男生女生除了特殊的地域关系外,就是看见也当作没看见的吧,更别说你手上的灌饼了。

  9. 看了多处fy的留言,觉得fy的变得开朗幽默了许多,是高中时代隐藏得很深,还是本性如此?

  10. 英雄本色,I guess。不过ZhangYan你印象中高中时代的FY是什么样子的?给大家说道说道?

  11. YZH 是谁啊? FY高中时话不很多,但性格很开朗.

  12. yzh就是你一见之下觉得她走错地方的大眼美女嘛!

  13. 这年头张口美女帅哥,我听着头晕.我记忆中五班的女生,如清晨的露珠,从草叶上滑落,非那些俗词可形容.

  14. 非常感谢你对当年我们的赞誉,保长同学。我对高中朋党的回忆,有时也能引起相似的感觉。不过对我而言,那更象是夏夜星空下的一缕晚风,清凉中带着一丝温暖,芳香又纯净。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