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042009
 

中午吃饭,讲到宗教问题。爹爹和津津展开了一场辩论。爹爹是个彻底的无神论者,说根本就没有上帝。津津说,有上帝的,只不过上帝看不到。爹爹说,那就是没有。津津说有,我们看不到他,但是如果我们想要什么去求他,他会帮我们实现愿望。我说你祈祷了,想实现一个愿望,你可能让自己更努力,从而真正实现它。那么你其实是自己帮助了自己。津津说那是上帝让我们努力的。我暗想他的想法倒是特别暗合基督徒的精神,说出的话带有终极意味,逻辑上让人很难反驳。我说那为什么有的人努力,有的人不努力呢?上帝如果真的有,又是好人,他应该让所有的人都努力。津津回答不出来,但他说反正就是有。爹爹说我们家出了个小笨蛋,居然信上帝。津津说你才是笨蛋,为什么你说没有就是对的,我说有就是笨蛋?我们都笑了,觉得他的质疑逻辑上是成立的,这种精神也很可嘉。爹爹埋怨我的思想教育有误,导致津津相信上帝。我说我是个不可知论者,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上帝或神仙;这个世界上有的人信,有的人不信,但没有人能证明。具体到现实生活中,我凡事得靠自己努力,不会靠求上帝来帮我。后来津津又问我宇宙是怎么形成的?我说是大爆炸形成的。他说那是怎么爆炸形成的?我说没人亲眼看过,我也不知道。他说宇宙是上帝设计的。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得来的这些想法。也许是牙齿仙女的礼物闹的?他前两天还得到了一个礼物,对仙女的存在坚信不移。那我要不要告诉他实情呢?我们在美国的最后两年,我有时会带他和弟弟去华人教会,我把那里看作一个社交场所,他们和我都能碰到年龄相近的朋友。在那里,会有人将一些基督教的故事讲给小朋友听。但他那时才三四岁而已,听听故事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吗?我给他讲故事时,都会很小心地滤去所有涉及宗教、暴力和死亡等我觉得不适合他的部分。我努力思索,觉得还有一个可能,就是津津对宇宙万物的起源、演变和未来有很多疑问,而这些疑问现在还没有科学家能确切地告诉我们答案。在他极其讲究逻辑的头脑里,一切皆应有答案。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创造万物、又看不见摸不着的上帝是最容易的解决方案,一个系统之外的解,可以用来解释我们身处的这个系统的一切。问题是,谁能证明这个解是对的呢?

我虽然对孩子们将来有什么信仰持开放态度,但发觉自己心底还是有点不情愿让他们把心灵交到别人,而不是自己的手上。很好奇他们长大了会是什么样儿。作为一个不可知论者,我好像只能顺其自然,没法儿对他们起到多少引导作用。
 

  3 Responses to “饭桌拾遗——关于宗教的辩论(2009年5月4日)”

  1. 难能可贵的是津津能够坚持自己的想法,我担心的是,一旦他上小学以后,在中国目前的教育制度下,他是否还能坚持下去。

  2. 迄今为止,津津在外面是非常迷信或者说惧怕权威的。老师说一,他决不做二。我常常劝他不要这么听老师的话,而应该自己动脑筋。但他胆子小,很驯服,哪怕老师说得、做得不合理。希望他以后勇敢一点!

  3. 有无神,佛,上帝,对人类这个概念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心中有无信仰对个人这个概念确是意义非凡的。你或者是无神论,或者是不可知论,或者是佛徒,或者是基督徒,心中不可避免有你自己根子上的信仰,这也是我们每个人生活的动力。

    津津的上帝之存在若不是当时的教会活动给带出来的,那津津可就是圣徒了。

    康成的对学校教育的担忧,不如转化成对社会的担忧。老师的影响在目前,个人觉得还没有父母的影响大。wangyang真的小心了。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