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242009
 

“老猪”是男生们送给ZSN的外号,我很晚才知道,并且不明所以,从来没有当面称呼过。他高高的个子,有一把带金属质感的悦耳嗓音,实沉的脑袋象一颗圆形陨石,表面布满坑坑洼洼的青春痘和络腮胡根儿,不规则的小眼睛又黑又亮,配上眼镜正好不显凸出。他家是炮院的,有一点部队气息,证据是口语连接词“他妈的”。其实他是个蛮规矩的人,有着一般男生的爱好(比如打篮球——为此撞掉门牙一颗,以及热衷于军事、武器评论)、热情(比如开朗友好、和同学们打成一片、为需要的人解难答题、心平气和地顶上外号等)、烦恼(我猜有如何保持成绩领先、如何消除青春痘、以及上大学后如何追女生等)和算盘(男生的算盘都打些什么得由男生自己揭示,我不太了解。不过ZSN是个活络的人,又很聪明,想必有个黑油油、拨打灵活的小算盘)。我的初中好友在三班,和ZSN的初中同学是同桌。所以虽然他跟我不在一组,我却很早就了解他的一些历史。他初中是四十六中的,成绩非常好,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除此而外,还有——居然——他爸爸经常批改他的日记。青春期、话多、自以为低调又聪明的小丫头都很刻薄,尤其是对那些有着辉煌形象的男生。不知ZSN的耳朵根儿有段时间是不是经常发红,反正有一伙这样的小丫头,那时背地里常把他当作一个毫无叛逆精神的乖男生加以讥讽,一逞口舌之快。不过周老兄不必太过悲愤,因为这帮小丫头擅长的是挖苦嘲弄,心里怎么想的暂且不论,嘴里总是少有正面形象出现的。歌功颂德之词,怎能显现她们的聪明伶俐,又怎能给她们带来口舌之快呢?

ZSN的好成绩历史一直延续着。他的脑子特别好使,数理化都棒,语文则有老爸打下的根基,真真是文理通吃。高考时他以我班第一的成绩考入科大六系无线电专业。大学快毕业时去了新加坡。忍受不了那里的炎热气候和“枯燥没品”的生活,半年后转战美国,到UCLA读博。去之前火速结婚,从此在那儿生了根,成了三个孩子的父亲。他的太太非常贤惠,包揽了养育孩子们及操持家务的活儿,让老公全身心扑在工作上,而且据说做得一手好菜。

部队大院里长大的孩子,比常人更容易有一份儿意识形态上的报国之思。而在IT高科行业里拥有的技术优势,更让心思活络的周兄总有回国创业的冲动。他曾拖家带口回国,差点在上海买了房子,并打探如何给孩子落户口——结果据说遇到计划生育政策这道坎儿,要交巨额罚款才成。最后还是回到美国,过他忙碌、矛盾的中产阶级生活去了。我觉得在国外更容易过中产阶级的生活;若想大富大贵或成就一番“大事业”,中国则是一个好的试验场。我应该庆幸自己是个女人,没有多少养家糊口的心理压力,也没有人(包括自己)要求我成就一番大事业。大概正因为如此,我才能够对身在矛盾中的朋友说:其实选择哪一条路都通罗马;但如果一个念头始终缠绕着你,让你寝食难安、不做它以后想起来会终生后悔的话,那就去试一下吧!不过我很能理解周兄的矛盾心理。创业成功能够带来的成就感,和万一失败将带给家庭的冲击,在一个拖儿带女的中年人心里的权重,和无牵无挂、有大把青春可以从头再来的年轻人,真是大不相同。守业,还是创业?这是一个问题。

高中最后阶段,我的成绩看上去有不小进步,有时能冲进班级前三,偶尔也得过第一,虽然实力和真正的高手相比还是不可同日而语。高三时民主选举“市三好学生”,ZSN和我以相同票数双双获选。但我必须,不得不,绝对要在这里坦白,我,我,我当时投了自己一票。。。。。。今天如果去竞选一样东西,我多半会大方地投自己一票而毫无心理负担。但不知为什么,二十年前的那一票至今仍令我感到羞愧难堪。可能因为那是在为自己争取一个名誉吧,而且我们从小被灌输的谦卑精神,在那时的价值体系里占据着相当的地位。写选票时有过犹豫,两种不同的观点在脑子里各抒己见:一个说,怎么能选自己?多害臊啊!一个说,为什么不能选自己?我觉得自己表现挺好的为什么不能实事求是?最后我的反叛精神和趋利性占了上风,虽然还是有点心虚的。随后,俺就尝到了备受煎熬的滋味。同学们对俺都很友善,我的票数不断增长,眼看就要接近满票,从而暴露出我厚着脸皮爱慕虚荣的行径。幸好,幸好,有两位值得感谢的同学没投我的票,让我大舒一口气,得以苟且偷安。但这种煎熬令到手的荣誉失去了吸引力。学校给我们拍了照,相片贴在报栏里。我只瞥了一眼,看看自己拍成了什么样儿,就再没看过,也不觉得它能使我有任何变化。“市三好学生”高考时可以加分,可那对我没有意义,我的运动类加分比它更多,而加分是不能累计的。印象中唯一可以聊以自慰的是,我当时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也投了ZSN一票(似乎还有其他同学,但不记得了)。这件事给了我一个深刻的教训,那就是:你不是那根葱,就别硬要散发那股味儿;心理没有ready,就不要为了任何目的——利益也好,时髦也罢——而赶鸭子上架。还是老老实实做符合自己一贯本性的事儿比较好,过得安心些。以后遇到诱惑,我会先问一下:你真的需要它吗?你清楚为了得到它需要付出什么吗?你确信能承受得起吗?都是Yes,那就勇往直前吧,失败了也没什么好后悔;反之,那就果断放弃吧,没有又有什么大不了?
 

  5 Responses to “我的高中时代(十七)”

  1. 我搬个小板凳,坐在第一位。

    老猪,为什么叫起来的,不晓得了。但是咱合肥话中有个,这人好猪,来形容此人很生猛。

  2. 老猪的名号应该是大饼汪路二人中的一位开叫的。合肥人形容某人极其勇猛粗暴,虽然对其不服,但是又毫无办法,就恨恨地称其猪头巴丝。如果被称为猪头三,那就是只取愚蠢之意了。zsn显然是毫无异议的猪头巴丝,尊称老猪了。

  3. 实在是太惊诧于WY细腻的记忆了.文笔精炼而到位,三言两语便勾出轮廓,在下佩服不已.高中时所谓好成绩,实为谬赏,其实大家都在伯仲之间,各有所长.不过能看到在同学眼中自己的形象,甭管好赖,还是很高兴的.说到名号,我也忘了是谁先起的,不过,我不是满循规蹈矩的吗?何来生猛也?反正是同学们喜欢和你打交道才这样称呼的,我从不介意.至于家庭和回国闯荡的矛盾,WY一语中的.不过,以前总觉得与其把技术卖给老外,何如回到自己的国家开辟一片天地?现在想法有所不同了.一者创业绝非单靠技术,市场的把握与营销的技巧往往更重要.二来是时间的分配.分给老婆儿子丫头的时间的收益可能比客户或是项目的更大.所以还是顺其自然为好.再次感谢WY和众兄弟的回忆,有机会大家好好聚一聚.

  4. 看来我是个伪合肥人,竟然不知猪还有这样的涵义. 我高中时不大明白ZSN咋就成了老猪,二十年后总算知道了答案. 我们的老猪确实很猪!

  5. 看来周兄的问题已经在无形中化解了。我非常赞成给予家庭,尤其是伴侣和孩子以足够的时间,即使你什么也不做,只是陪伴性地存在在那里。这样做的回报,对多数人来说,是一种叫“幸福”的东西。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