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72009
 

93年3月,有个全国性的人才交流会在北京开。我以找工作为名,向辅导员请了十来天的假,跟一个出差的亲戚坐了一夜火车来到北京,和哥哥嫂嫂一起住在招待所里。他俩也正在北京出差。

三月的北京,到处还是灰蒙蒙的,尚无绿意。我一个人背个包,在大街小巷中穿行,寻找心目中的北京印象——胡同、京韵大鼓、明朗的男孩女孩。。。。。。特地去了一趟陶然亭公园,那里有石评梅和高君宇的墓。大四时看过一本石评梅的传记,对这位才女非常仰慕,并深深感动于他们的爱情故事。去的时候不是任何节假日,公园里显得安静恬淡,有一些老头老太太在唱京剧。一个人悠闲地逛逛,在石评梅的雕像前照张相,觉得“陶然亭”这个名字起得真好。

那是我第一次到北京,还去了北海、故宫、颐和园和长城。颐和园是和嫂子一起游的。在故宫,一个青年人热情地与我攀谈,探究故宫的奥秘,让我觉出旅行的乐趣,但最后我婉拒了他上门做客的邀请。两个年轻的军官开着吉普车带我逛的北海。那是我受室友之托,走了很远的路,辗转找到兵营,代为探望其中一位,并转交室友厚厚一封亲笔信后得到的待遇。

但什么也比不上长城之旅。迄今那仍是我最快乐的旅行之一。它始于一个必然的串门,终于一只奇思妙想下的鸭子,令这次北京之行永远难忘。

到了北京,当然要去找老杨。那时没有电话,说去就去了,找不找得到,全凭运气。我在北师大的校园里随便抓住一两个同学打听,挺顺利地就找到了老杨,还在他女朋友兼师妹的宿舍里住了一晚。

老杨带我一起串门去找XLJ,他在邻近的北航。以前和XLJ好像都没说过话。印象中他总穿一身儿灰蓝绿的夹克和绿军裤,说话很少,温声细语的,有一个圆圆扁扁的大脑袋和大眼睛。我们从楼道里走到一间开着门的宿舍前。XLJ看到老杨,从窗边站起,可能非常惊讶。但我们一见如故,毫无隔阂,仿佛大家本来就这么熟。这让我感叹,以后常以此为例,鼓励自认和大伙儿不熟的同学放下思想包袱。高中的三年同窗,让我们彼此无猜。即便不熟,那份情谊也象空气一样透明但存在,一经接触,即刻就变得温暖起来。

他俩弄来三辆自行车,我们骑着穿过可能有小半个北京城,去经贸大找SX。那是一个周末的傍晚,经贸大的女生宿舍里一片忙乱景象。女孩子们梳妆打扮、赶赴舞会和约会。SX这丫头,当时想来正从文静害羞的外壳中走出,满心向着精彩的世界奔去。我们的到来显然打乱了她的计划——现在想想,那时没有预约这回事,瞎撞误闯的,着实不便。说了一会儿话,我们赶紧告辞。SX现在是上海一家著名投行的投资总监。今年毕业二十周年的合肥聚会中,我得到她许多出行上的照顾。你能感觉到,她仍是一个细心温柔的女孩,只不过如今见多识广,拥有更为敏锐和坚定的判断力。有一天她在上班的路上打来电话,只为告诉我她觉得我的哪篇文章写得好,鼓动我去当一个职业作家。我觉得她很有意思,有一份不动声色的热心。

事先并不知道,老杨给远在天津的宝川拍了份电报,让他前来相聚。宝川风尘仆仆从天津赶来,实在令我惊喜。这个瘦个儿男孩,有两道浓眉和一双单眼皮小眼,尖尖的下巴,满脸雀斑,特象我想象中的皮皮鲁,直率、明朗、热情洋溢,有时又挺感性,据称大学里常有诗情词句,曾接过北方飘舞的雪花,盖在寄给朋友的信封上。他是XLJ的同桌,老杨的挚友,所以算是我们四个中跟谁都特熟的。经他介绍,我才了解到,闷声不响的XLJ原来是个电脑奇才,大学时即已凭此自立。

北航的后门外有一个简易火车站台,去往八达岭的火车一早在这里停靠。我们欢聚在XLJ的宿舍里,打了一晚的扑克,以便第二天去长城。可能是北京的室友回家过周末了,他们宿舍的床位都空着。天快亮时终于撑不住,我们各自找个铺子草草休息一下,清晨即起。那时北京的商业似乎还不发达,要不就是北方人比南方人闲散,反正早上7、8点了,满大街都找不到开门儿的小店可以买早点,让我惊讶。

四个人欢声笑语地坐着火车又转汽车,到了八达岭下。记不清一路都说了些啥,但那种欢乐的气氛,甚至感染了同车的人。有些人微笑着投来目光,大概很羡慕这帮年轻人的自由奔放。

我们没有走喧闹的经典路线,而是选择了一段废弃的古长城。空寂的断墙残垣,蜿蜒在辽阔的群山之上。我们兴致勃勃,且行且议,有时手脚并用地攀爬。费了不少力气,到达一个制高点。在这里我们留了一张合影。照片上四个人在群山之巅相拥而笑,我的长发被风吹起。

下山后,我们接着坐汽车转火车,于傍晚时分回到北航。这天是XLJ的生日,我们从学校食堂和小店里买来饮料、饭菜,为他祝贺。买不到蛋糕,我们就因地制宜,在一只卤鸭上插了二十二根蜡烛。围着奕奕生辉的“生日蛋糕”,我们举杯共庆,看XLJ的脸在跳动的烛光中微笑,充满对未来的向往。

这一切显得那么奇妙,以致我再回想不出,后来几天在北京做了些什么。人才交流会肯定是去了,但不知是在这之前还是之后。有几家山东、浙江、广东的单位愿意招我。随着在合肥的单位落实下来,这些都成了过眼烟云。回合肥时又坐了一夜硬座,和对面研究中国三十年代女作家的研究生聊了一路,全无倦意。

我的第一次北京之行,以找工作为名,行旅游之实,在大学毕业前夕,留下一串快乐的足迹。而那段长城之旅,更在心底刻下愉快难忘的印象,令记忆中的高中时代,更加丰富多彩。
 

  16 Responses to “我的高中时代(十六)”

  1. 那天,7点多点,刚吃过早饭。我和同学骑车去实习学校(师大大四下学期,师范专业的学生要去中学教育实习),行进在长长的林荫大道上(值南方初春,北方尚有林无荫)。wangyang出现在面前时,实是吃惊不已。早晚一分,wangyang都要扑空了。

    robulinca 于 11/17/2009 8:38:51 PM 回复

    我只记得在林荫大道上抓人问路,难道我抓到的同学之一就是你自己?!

    laoyang 于 11/17/2009 11:49:15 PM 回复

    那天骑上车离开西西楼刚拐上大道时。
    只是忘了是我先看见你的,还是你先看见我的。有些时候我常会莫名其妙的有些感触,所以觉得应该是我。还能记得跳下车,跟同伙嚷一声,给我请假。呵呵

    静下心来,过往的事真是很多还历历在目。

    baochuan 于 11/18/2009 2:49:22 PM 回复

    With Laoyang’s thick glasses, I guess should be WY recognizing him…

    I have been to great wall many times but that trip was most unforgetable. Another great trip was to ride bike to "SHiSanLing" with LaoYang, Laogun, and laoYang’s brother (maybe). The suburb of Beijing was so beautiful with lined tall trees and short fruit trees.

    Too bad when Laoyang visited Tianjin, I don’t have too much to offer. Not my fault. The whole city was so tedious – even parks are packed with trash!

  2. 汪洋真是个令人惊叹的心灵写手。比起我这样驽钝的俗人,多了许多的感触,多了许多的记忆,还多了传神的手和笔。太牛了。
    希望这不是最后一篇。以后想起来的事再写写吧。大家一定都爱读。

  3. lao Yang is always there when you need him. That’s why evertime I felt bored at school or don’t have any place to go in beijing, I will go to his place. Even if he is not there (I recall this happed only once), his bed is still there so I can have a good night’s sleep.

  4. wang yang was very energetic. I recall we napped for about two hours and she woke me up to play some badminton! Vey beautiful morning though with a little fog flowing around. My eyes were green when we climbed the great Wall.

  5. 一双传神的接骨大手,加上一身儿锯骨头的力气,是不是就是你自称“驽钝”的理由?别为自己“发炎”少找心灵上的借口了。。。。。。什么时候放下刀,捉起笔,写写黑小子或者大医生的故事吧,大家一定也都爱读。

  6. 大伙儿一起回忆,模糊的过去就变得清晰完整起来。我们真的打了羽毛球?我有那么矍铄吗?本来我想说你有“两道浓眉和一双黑豆小眼”,这下你就是眯着一双绿豆小眼爬长城的了。

  7. 宝川说得没错,老杨就是那个总能稳稳地接住你的朋友,一座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99年国庆节,在我家摇摇晃晃的饭桌上,大伙儿讨论许多形而上的问题时,QZM曾说人活着,是为了让亲人朋友快乐。我当时不以为然,觉得还应有更自我的追求在里面。后来和老杨讨论,他毫不犹豫地认可老钱的话,说这没什么错。只是不知老杨自己如果遇到troubled water,通常是怎样趟过的?我想在淡泊的道家思想下,他有极强的自愈能力。

    我但愿自己也能在需要的时候,给予朋友心灵上的支持和慰藉。

    wh 于 11/18/2009 12:41:38 AM 回复

    yes you did. what you wrote is sweet and beautiful.It has already been comforting and soothing at least several souls.

    robulinca 于 11/18/2009 12:02:14 PM 回复

    What you wrote here is sweet and beautiful, too. Thanks for that!

  8. 星期六,白天逛了一天,打一通宵牌,星期天去爬长城,还专挑野路子。记得回程的火车上,大家都趴着睡着了。当晚收到WY贺卡,赠言:爬出青春的沼泽,还包括ENGLISH & NIHHON_GO 版本,LAOYANG BAOCHUAN 勉励多《洗澡》等。

    robulinca 于 11/18/2009 5:12:53 AM 回复

    我怎么那么“烧到”?大四的时候我们系开了门日语课,我学得一点也不好,他们说我讲的日语听着象英语。居然拿到这儿来显摆了?什么叫NIHHON_GO版本啊?多“洗澡”又是什么含义?

    wh 于 11/18/2009 9:40:38 AM 回复

    NIHHON_GO是指日语。 日语课是三年级时候开的。

    robulinca 于 11/18/2009 11:51:28 AM 回复

    我的日语学得原来不是一点也不好,而是特别特别不好。手边正好有张成绩单,查证果然是大三时的课(幸亏这次没跟你打赌)。我当时还为自己不用功振振有词地找理由:英语还没学好,学什么日语。。。。。。

  9. 除了淡定随和封装了的热情,LAOYANG的记忆力着实让人佩服。

  10. 在wy的"我的高中时代" 里,眼前总浮现老同学青春的面孔,身后是3岁半儿子"上月球啦"的呢呢喃喃…..时间真快啊,问候laoyang ,XLJ,baochuan ,zhangjia…

    robulinca 于 11/18/2009 11:59:16 AM 回复

    zhangyan,到今年三月我见到你的时候为止,你的脸和性格仍然是过去的老模样,好像一点也没变似的。你要我带的东西,在我这儿。

  11. 1、贺卡内容含三种语言:中/英/日,日本语版,即,“NIHHON GO”version;
    2、LAOYANG、BAOCHUAN送书几本,包括杨绛《洗澡》,估计为“据称大学里常有诗情词句”的,我的同桌,MANAGER OF BAO,力荐;
    3、当时看了WY同学准备的简历,记得TOEFL成绩为653,惊叹:这个五班的女孩,不简单呀!

    baochuan 于 11/18/2009 2:56:03 PM 回复

    here is the story for the book…

    XLJ told me that when he was in army training he didn’t take shower for more than a month! The book was just a easy reminder. I am sure he has not read a page!

    The duck’s birthday party for XLJ was a brilliant idea by WY. Much better than a girly cake!

  12. 为了慎重起见,我专门用母语写这个帖子。在家中,每次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对小孩子讲,也都是用中文。所以,汪洋,我是很认真的。:-)我同意张嘉的说法,请别停下来。
    老同学中的你写的故事,有的熟,有的是第一次读到,但都很爱读,也爱读各同学的回应。前一阵没有见到你的文章,,心中时时想着,有一个“不知你又再忙什么” 牵挂。汪洋,能让别人牵挂你,是挺不容易的,不是吗?
    高中同学中,还有几个心中也常记念。所幸能常常看到其中一些人的帖子,就如同当年不期收到信一般,有一个有朋自远方来,属于自己的单纯的快乐和向往。
    看到老杨飞身下车,不加思索,“请假”二字脱口而出时,不禁莞尔。读到别人的旧信,眼前如同看到旧时老友,宛若不期待中,正大光明地私闯邻家花园,一饱眼福。
    Oops, still have many to say, but lunch break is over, so I will just stop right here. Happy holiday to you all!

  13. 总是惊诧于wy准确地记忆和细腻的文笔,好像20年前的一切均浮现在眼前。wy非常擅长抓住一些生活中的细节,刻画人物的一举手,一投足,一句话,如画面展示一般栩栩如生。尤其是像我这样短期记忆强,长期记忆差的同学。每次wy提及从前的往事,我都会惊讶的说,“是吗?有这事?真有意思!”似乎中学时代的我只与有限的几个同学有较多交往,与男生交谈过的也只有座位附近的廖廖几人。现在想来实在是有些封闭。觉得wy的高中时代更加无拘无束、青春多彩。
    其实即便上学时与部分同学来往较少,聚会时再见面也觉得亲切,如wy文中描述xlj那一段。
    希望还有大家聚会的机会。对wy,希望你不要辜负自己的能力,你目前的写作状态,你较充裕的时间(相对而言)还有大家的支持,在住家的同时,也成为作家。不过,小说则需要主线,可以反映70后20年来的学习、生活、事业等,但请不要对号入座。

  14. 北京是个很让人怀念的地方,给我留下了很多回忆。下次回国,一定从北京走,看看老杨夫妇,看看五道口清华园现在是什么样子。

    记得分配到北京的第一天,安顿王磊在她单位招待所住下,匆忙赶回林业大学。 天已黑,无人接待。拖着疲惫的身体,和两个巨大的行李,真真无家可归。又想到在这个城市里渺茫的前程,竟然落了几滴泪。

    然后突然想起了老杨和师大,那种温暖的感觉无已伦比。立马拎起行李,性冲冲地找老杨去了。

  15. 看到好故事,明知道到这里最精彩,但总忍不住想问:“后来呢?”

    这几年东跑西颠,孩子们跟着转来转去。我有时替他们担心:他们会有象我们一样有深交的朋友吗?彼此无猜、喜欢、想起会觉心中温暖的朋友?

    在一座陌生的城市里,夜幕初上,看回家的人流车流来来往往,那种孤独惆怅的心情,曾经跟我们一个大学老师说起。老人家说,那叫“poetic”。不过我们都是幸运的孩子,知道在茫茫人海中,会有一些明亮的灯光,可以拥抱我们,给我们温暖的力量。

    新年快乐!

    由 robulinca 于 12/22/2010 9:52:48 PM 最后编辑

  16. 谢谢你今天打电话给我。希望明年我们可以在合肥碰面!

    我现在这语文水平,只能寥寥写几句冒冒酸气。若写你那样的长文,一半错别字,估计老汪要气得吐血。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