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142009
 

老公在听朋友转来的一首歌,我跟着听,渐渐被歌词吸引,觉得有点意思。俩男歌手(也是歌的创作者)去国经年已入外籍,在民谣曲风中讲述着对中国的牵挂和回国时的感受。歌词以调侃的语气说着平实、真切的话,自有一股动人的力量。听第二遍,眼睛竟然有落东西的冲动。我一边骂自己这把年纪了还这么容易被“国家情怀”打倒,一边想这歌确实有点感人不能怨我的脑子打小儿被洗到现在还没彻底恢复鲜活有弹性的原样儿。这就是Timothy和“我爱微风”通过网络联合创作的歌曲《妈呀!中国》。美中不足的是,在我看来,有一句容易产生认可党妈妈的歧义。

点开link,除了听歌,还能看到作者的创作点滴,和大量的听众评论。很快,评论中出现了主要两种声音的争论。正方说这歌儿朴实无华写出了我们海外游子的心声真TM感人!反方说这帮孙子拿了绿卡入了外籍还老觉着自己爱国真TM虚伪!当然还有其他一些声音,比如老gong会喜欢这歌,比如你入了我家籍为啥深情款款地搁这儿只认旧家。。。。。。

我觉得更有意思了。想起断断续续一直萦绕心头的问题:爱国是什么?出国为什么?如果入了外籍你该怎么爱国、爱哪个国?

对我来说,年轻的时候想出国,因为那是我的一个梦想,我要去看外面的世界。我去了,看到不同的风土人情,了解到更多种文化的异同,很辛苦地学到一些实用的知识可以赖以谋生。常有不同国家的人问:中国好还是美国好?我觉得都挺好,真的。美国的自然环境好,社会体制比较合理宽松,生活便利。而中国,那是我出生长大的地方,亲人朋友在那里,母语文化更是令人向往。当我做生活的选择时,我依我个人和家庭的具体状况,在所有的可能性中选择最适合我的。用经济学的术语来说,就是选择个人效用最大的那个方案。这个效用,包括经济收入、感情满足、生活质量,等等等等。去国六年,在2006年我决定回国,更多地陪伴年迈的父母。这个选择无所谓高尚卑微,它只是在当时当地最给我满足感。在上海的这三年,生活无比滋润。我不用做家务(!),因为有保姆。一家老老小小里里外外七口人,人多烦心事多可是大部分时间热闹温馨。工作了两年很有职业成就感。太忙了和回国初衷不符我就辞职,在家里跟老人小孩絮叨玩耍心里很是安慰。时不时同学朋友聚会、郊游、看话剧听演唱会。夜深人静我上网溜达或写点文章,体会神游的乐趣。前几天晚上关了电脑去洗漱。我一边刷牙,一边体会这寂静夜里家中的气息。父母苍老但双双健在,两个小人嫩嫩软软正香甜熟睡,老公打着呼噜,如果冷了可以贴一下取取暖。。。。。。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如此幸福,我想让时间停止永远留住。但我对未来不是没有忧虑。我看到一年级的儿子作业正越来越多,他们在学校不许跑跑跳跳课间不能出楼玩耍,做题只许有一种思维方式下的答案;我看到绿地越来越少大气和水污染每天都在上演;我们对买回来的各种食品心存疑虑不知下一个无良商贩的受害者会在谁家;我正步入弱势群体的行列,可这个社会给不了我信心让我觉得未来有保障。。。。。。

所以,有人想移民。

追求个人美好生活是个基本的人类逻辑,大尾巴驴才会叫人一心为国——那对它倒可能是个正常逻辑,因为它也许有办法把国变成自个儿家。肯尼迪说过“不要问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什么,要问你能为你的国家做什么。”美国人听了很感动。我有时也感动,但有时又想,这话有的国家总统说了算正点,因为他的国家基本能保障人民的自由和生活;有些政府的领导人说了就有点象大尾巴驴,不顾人死活只叫人卖命。即便是肯尼迪,也有嫌疑。他发表这总统就职演说的时候,越南战争正在进行。我以一颗爱八卦的心猜想,肯尼迪家族没有人去那个战场当炮灰。我妈再丑脾气再爆,她也是无微不至地爱我、为了我可以牺牲一切的亲妈,我绝不会嫌弃她。但这种思维方式只限于用在我亲妈身上。任何别的东西都别想骗我,说它是我妈,企图用强行灌输的感情让我失去理性的思考和判断。古人云“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说的同样是先家后国的道理。民富才能真正的国强,民富才是国强的意义所在。

那么,爱国是什么?老公问我。我一时组织不起完整漂亮的大段独白,只好想到什么说什么:“是我希望她好。我爱她的文化。我爱我的亲人和朋友。我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有利于国家的事。什么也改变不了我身上流着的中国血液,我到了哪儿当然都爱她。”

所以,我能把一堆废纸藏兜里大半天,找到垃圾箱再掏出来扔了。四川地震我当然要捐款。我自豪地告诉外国客户大家都在踊跃捐钱捐血,血库已满都不收了。我在国外更加注意自己的行为举止,因为我代表的是具体而微的中国人,咱不能给中国人丢脸。中美撞机事件后,NPR(National Public Radio)一个访谈节目Talk  of the Nation请来参议员等人讨论这件事,我忍不住打进电话表达一个中国人的愤慨:为什么美国要派间谍机去中国?如果中国对美国干同样的事你们答应不答应?为什么撞机导致中国飞行员牺牲,小布什总统什么表示也没有,直到中国扣了你们的飞机才出来说sorry?这里面的人道主义在哪里?主持人Diane Rehm接了我的电话,一个参议员当时的反应是说中国对周边国家一样会派侦查机,别的问题没有回应。不管怎么说,我很高兴在这次讨论中留下中国人的声音。有一次谈到中国人比较严肃,跟我学中文的美国学生说“Even you admit it. ”(即便是你也承认这一点。) 我很惊讶,问Why not?不知自己在哪里给他留下了一个总是维护中国的印象。我为州立博物馆的中国恐龙展当义工,带去美丽的中式衣服给孩子们看,介绍中国和她的文化。老公和我希望尽量不买日货,所以我们买了现代车。因为中国如果有一个长久的敌人,那它就是日本。在这个“和平友好”的时期,虽不象我的同学柏羽兄那样彻底地抵制,但我仍愿在相似性能的情况下,多付10-20%的价钱买非日货。从车上的收音机里听到中国获得2008年奥运会主办权时,我情不自禁地激动了一下,虽然同时担心会劳民伤财。回来工作后,英国的co-worker在饭桌上说“Yang is not Chinese.  She’s like…Chinese American”(Yang不象个中国人。她象个有中国外表的美国人)的时候,我立刻跟一桌子的人说“I’m very, very Chinese.  I’m Chinese Chinese.”(我非常、非常的中国。我是纯粹的中国人。)

还有什么事例让我特别想起自己身上的中国血液吗?一时想不出了。其实这么单纯自然的东西,“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我为我是一个中国人自豪,因为我为自己浸润其间的中国文化自豪。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喜欢管理中国的各个政府,也不意味着我要无条件地接受一切中国的东西。我是一个中国人,我也是一个自由的世界人。

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是:人既然爱国,他为什么不留在祖国建设家乡?如果十三亿人都跑出去了,中国靠谁建设?我个人是在国内,确切地说是在

  11 Responses to “爱国是什么”

  1. 这个问题实在很敏感。

    “国家”在英文中常有三个词,state,nation,country.我想对应于中文,应该指的是政府,主权国家和具有特定文化渊源的那块土地上的种种。

    什么叫爱国,将三个词混用之后,会很复杂,很难解。

    中国古来将国家对应的是country,或说一个普世国家,不需要占领,只需我们的文化被接受。所以当我表现出我的大国沙文主义时,更多的是在普世中国的角度而言。近代,应从清末开始,在外人的打击下,中国才开始出现主权国家,强调一定地域内的统辖权。近百年的变迁,中国有执政者,有在野者,所以无论那时如何的纷乱,但总体国家仍是用nation来表述的。49之后到反右为止,官方实际行动中国家的概念开始为state所取代。

    虽然现在我们的文化基础,我们的道德基础在GDP至上的浪潮下基本荡然无存,但很多人的爱国情怀中的爱国仍然是基于我们普世中国的概念。我爱我的普世中国,不依赖与我的国籍,我的生活所在地,只要我在为普世中国做努力。我爱她,不会因为她目前的政府机构如何如何。我爱她,不会因为生活在她之上的世风日下。我爱她,不会因为对时事的批评有所减弱。

  2. 我不觉得现在的文化基础和道德基础荡然无存。 即使荡然无存也不应该怪罪GDP。这是整个人类社会共同进化的结果。 多元化趋向单一化是所有文化不可避免的事。 就象原生态地区, 开发肯定会破坏,但是不开发也会消亡。而且以前的文化和道德丧失也很难讲就是坏事。 不同历史阶段,文化内涵和道德标准也要变化。 难道我们还要拿刻刀在龟背上刻字,女孩子裹脚不许出国留学?wy要跳脚了。 我父亲当年对我听的流行歌曲很有意见,现在这些都成了同一首歌里的经典,我父亲常看,也认可这些八十年代歌曲是文化的一部分了。 我现在对春哥还有绵羊很不感冒,过个二十年成经典也说不定。

    这次回国,我感觉国内在向好的变化。我去安医看牙,护士和医生对病房里的所有病人都和颜悦色,做任何事情都会告诉病人下一步要做什么,会有什么样的痛苦。 打车有的时候人多,打不上, 就有出租车司机特意停到我旁边,因为我抱了孩子。也因为抱了孩子,上海机场来回都受到了优待。 相比在美国机场还没有如此待遇。 听亲戚们谈工作也不全靠潜规则, 无后台无送礼也有被提拔。 表姐的新房子被无良建筑商坑了,居民申诉也有解决渠道。跑题了, 就此打住。

    laoyang 于 10/15/2009 8:55:41 PM 回复

    文化基础与道德基础是分别缺失的。以79为线。前30年关联文化,后30年关联着道德。片面重视GDP的一个结果就是白猫黑猫都是好猫的论述。

    的确一个文化的消失难说好坏。同理一样,一个民族的消亡在历史角度上也难说好坏。只是假若你是这个民族中的一员,活转过来看自己除了还是一个人外,你有何感触?

    laoyang 于 10/15/2009 11:52:26 PM 回复

    补充一点,文化由多元走向单元未见得是定律。单从物理上谈,在大量个体存在下的单元很难是稳定的。社会进化导致的是各种文化的共同演化而已。

  3. 歌是首好歌, 歌词,画面,音调都不错。只是最后一句不能产生共鸣。当你在两个国家都生活过十几年后,自然会对两个国家的土地,文化,和人都产生爱。

    Laoyang 对“国”的解析很有意思。我就说说另一个字。

    爱是无限的,不会因为爱了一个,就不能爱另一个。 爱的表现形式也是无穷的, 不是单一的。网上的争论和攻击没什么意思。在世界日益缩小的时代,促进交流,争取和平,共同进步是地球人的心愿和责任。

    爱国,爱家乡,和爱人一样,是不需要别人认可的。 自己知道自己的那份爱。

  4. 国家和ZF其实是两个概念,但有时又是真的难以区分。感觉爱国的人还是很多的,但是说起ZF来倒是颇有微辞。不过发展中国家总有一个发展的过程,伦敦不也有过红色的天空吗。他们过来了就可以对我们指手画脚了。我倒是很想去全世界转转,但是最后还是会回到中国。这就像你去别人家做客,他家就是再好再富也和你没有关系。还是回到自己的家里自在安心,即使很简陋也是自己的乐园。

  5. 这首歌确实是很多在美生活的华人,尤其是留学过来的,感情的真实写照. 在美国生活这么多年,说没什么感情不大可能,但也只能是第二故乡.对我来说,感激的成份更多一些,毕竟给了我受教育和相对公平的机会.我最关心的,永远是中国的事.四川地震和KATRINA台风在我心里的印迹,是完全不同的.

    我以前也不明白那些华侨咋都特爱国. 现在明白了.离中国远了,时间长了,慢慢的留在记忆里的是那些珍贵的温暖的点点滴滴.真生活在国内,面对八股的媒体和丑恶的贪官,想爱国也不容易.我当年在北京的时候,天天看着南方周末骂娘,当然我是个愤青.

  6. 中国道德的堕落是在社会的上层-官僚,暴发户,矿主,大学教授 (LAOYANG和LF除外所以影响特别大
    普通老百姓感觉还是老样子

    一个没有宗教约束的国家想维系道德观念不是件容易的事

  7. 一个“崛起”的国家,其上层社会却有相当一部分将自己的巨额财产和国籍转移到外国去,这种情况大概亘古未有;“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似乎不可能,能做的,便是在现有体制下实现利益最大化了。

  8. 对不起,刚刚有空来看看这篇文章 -

    我一直跟很多人争论的话题。911时在美国, 一霎那间多少宣传‘爱国主义’的广告、电影,那个时候一下明白,原来爱国主义不是只有中国有:但凡有争执,政府需要组织人力‘为国家做贡献的’,都非常讲究爱国主义。-那时候更加反感这个词,爱国主义如果是跟人道主义背道而驰的,那对人没有什么好处。如果一个国家的爱国主义,实际给这个世界带来更多的仇恨,有资格带这个‘爱’字吗? - 记得07年春天回国,还跟你和老时争了半天。也许, 我还是太理想主义;但是,我们跨国的经历,给我们机会想这些问题,如果我们都做事之前不‘think again’,这样的理想永远没法达成。

    其实,我也爱国,但是我绝不符合通常说的‘爱国主义’;我喜欢入籍的新家,那里环境好,跟政府机关投诉的时候可以真从公民利益论起,那里的民风让我看到生活和生命的意义和可能性,那里也有我很多真诚的当地朋友。但是,我爱中国,不管她怎样,都是我的祖国,所谓血脉相连,应该就是我们文化上的心灵相通,家庭的温暖 - 我没有看到一个能够切断这样血脉联系的人。

    可是这里的文化,从工作,到办事,到服务,很多地方透着对人的不尊重 - 但是真的进步了一些。两年多的工作,也让我深深感到这与我回国的初衷背道而驰,也在打算着过自己的生活,不做奴隶。但是,这样出去进来的不断跨文化的经历,给了我们很多的冲击,从而给了我们洞察的机会。深深明白,在这样的文化中,再难,都应该去做心里明白应该做的事情,哪怕点点滴滴,象你说的,对人尊重,以爱待人,这样, 十而百,百而千。。。。。。实现这个改变的过程 - 也许那是我们能为这个家做的最好的事情

  9. 好久不见。还在北京吗?啥时到上海来,叫上JShi再聚一次。很同意“爱国主义如果是跟人道主义背道而驰的,那对人没有什么好处。”我是一个无政府主义者,觉得最理想的状态是地球上不分国家——这样就没有国家利益冲突了。每个地方有个政府只是为了更好地组织管理当地的生活,为人民服务。我想这是人类最一开始设置政府的初衷。只是现实并非如此。每个国家,尤其是大国、强国对资源、势力范围锱铢必较,加上宗教的分歧,造成很多紧张、冲突和仇恨。在这样的情况下,国与国之间的交往方式与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方式还是要有点差别的,前者无法象后者那样真诚、谦让、一团和气。我想比较理想的状态是既相合作,又和平竞争。个体能做的,是促进合作与和平的氛围。

    资源的有限性似乎有望用科技手段解决——比如,物理技术+物质结构/基因细节知识,最终也许可以通过自由组合基本粒子而创造任何物质。不知势力范围、宗教信仰之争,这些由心而生的东西,是否能随之解决。。。。。。

  10. 观后有收获。避开狭隘的爱国主义就不错了。

  11. 哎哎那谁,你不是自称有“狭隘的爱国主义”吗?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