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302009
 

大四的时候加入了“托派”,开始背单词、做题目,准备93年1月份考托福。其实也没铁了心地要出国,只不过挺闲的。“出国”之于我,那时和考研、工作一起,成为国内空洞的文科大学生活尽头,引人向往的三柱亮光。当时在合肥的高中同学里,还有三个亦是“托派”,且资格好像都比我老,是“铁托”。他们是LW,FY和WL。我们四个是以常相往来,互通有无,彼此变得更加熟悉起来。

FY是科大子弟。象很多校园里长大的孩子一样,他有规矩,讲礼貌,尊敬师长会念书。如果据此判断这是个书呆子,那你就错了。他个儿矮,体不瘦,性格温和、有幽默感,一群人当中,总是那个被大家开玩笑的对象。虽然表面和顺,人家心里可是贼亮贼亮的。如果你是个不上路子的人,甭管是谁,他下次再不会理你,起码得绕着走,以便碰不上你。当年从科大去Purdue University,以矮小个形而获“Purdue一小狼”之称号,其坚硬本质可想而知。必须承认,在朋友们中间,他还是相当随和有趣的,是个乐于助人、爱凑热闹的好同志。“闷坏型”人物都有一个特点,就是擅长make things happen,于不动声色中使个招术,或达到取乐的目的,或促成某件事。2004年我去DC游玩,美东的几个同学聚在一起。第二天大家说好再出去吃顿饭。考虑到小郭同学害怕开车、宁可不出门的特性,为了大伙儿都出来热闹热闹,FY很策略地组织了一小下。细节忘了,主旨是先让小郭觉得开这点车很easy,handle起来没问题;等他出得门来,如果不完全是那么回事,可也退不回去了,呵呵。不过FY还是很nice的,方案绝对让所有人都能handle。

他娶了个越南姑娘,昵称其为“丫头”,赞扬丫头比我们这些女生老实。我们问越南女孩是不是特别温顺?FY大笑一声,说原先他也这么以为,结婚后才发现不对。不过看上去他很享受。我们在他家住过一晚,去之前于附近超市买了束玫瑰花送他太太。FY说,过各种节要给老婆送花,以前在花店买,特贵;后来发现家门口的超市里就有,又方便又便宜,大大的好。我对丫头说,Ying告诉我们你很漂亮。FY赶紧蛇随棍上:“See?…So what about me?”说时脑袋一歪,一缩脖子,像个顽皮讨赏的孩子。丫头转头看他:“You are handsome too,OK?”FY心满意足地领了赏,我们也全部OK了一口气。丫头提起FY的父母,一口一个“Daddy”、“Mommy”。不难想象,从没有过女儿的冯爸老夫子,听了这样甜蜜的称呼,心里该如何地欢喜。丫头的经历坎坷,FY说自己一向平稳顺当,所以老天才要安排他去照顾她。这个表面嘻哈的家伙,从这句话开始,我当他是个内心深沉、有担待的man了。好几年没见,如今这个man忙于生儿育女,养家糊口,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不过以他乐观的天性,我相信他仍然会滋滋润润的不显老,就象XY说的那样,“脸上看不出岁月的痕迹”。相由心生,是也。

WL当年是个很精神的毛头小伙子,有一点纯真,有一点满不在乎,擅长打乒乓、踢足球,嗓音磁厚。他在男生女生中人缘都很好。高一我和ZXJ同桌时,他和ZJian坐,跟我在同一大组,继续受到ZXJ的辖制。他和ZXJ初中即同班,据说跟SJ一起被ZXJ和WYH管得很惨,服服帖帖不敢乱说乱动。估计WYH和我换座位后,他的甜蜜梦魇生活,内容更加丰富了。高考时我的位子靠窗,他坐我后面。因家住四中,他妈妈能跑到窗边来递东西给他吃。我们那时并不熟。直到大二,我们在他们大学教室里组织了一次高中同学聚会,我才和他接触多起来。他和ZY都是合工大建筑学系的。那次聚会好像时间挺长。记得我们在校园里转悠,打过排球,女生还在ZY的宿舍里住了一晚。忘了是不是同一个晚上,男生们在宿舍楼道里放鞭炮,引来管理员的斥责,真是够疯的。

FY和LW在93年先后出国,WL和我则留在了合肥。我们经常在一起玩,由此还认识了他的一个大学同学,我们亦成为很好的朋友。在WL的宿舍里我们第一次看到《古兰经》——他被冠名为“回族”,但据说大学时常常前面在回民小灶窗口打了饭,后面就和一帮哥们大啖猪肉。呵呵,这就是WL。一直很羡慕那些有相似年龄兄弟姐妹的同学,可以和siblings在一起吵嘴打架。我的哥哥姐姐都比我大十几岁,难得有这份儿闲心。WL在某种程度上填补了这个空白。他象一个只年长一岁的哥哥,亦庄亦谐,正好用来抢白、拌嘴、结伴游玩。我会直言不讳地告诉他,我不喜欢他工作后的吃喝玩乐、脑满肠肥,也会在他陪我逛街、等了好久的时候,买一副护腕之类的送他,算作补偿。那是一种真纯、亲切的关系,令人愉悦、放松,但不会靠得过近、分不清彼此。最近两年才得知,该同学在大学快毕业时,曾经为情所伤,一度低迷不振。我细想过往,竟丝毫没有印象,不禁有点愧疚——还嘲讽别人吃喝玩乐呢,自己这么没心没肺的,没能在人困难时给点支持鼓励,大概也只够当个酒肉朋友了。当然也有可能我们那时还不是太熟,不象工作后来往得那么密切。不管怎么说,想到WL同学居然还曾用过如许深情,心里对他倒是多了一份同情和敬重,似乎也更能理解他初工作时的生活状态了。

当然我还是不赞同这种生活状态。也许人在江湖,有时身不由己?WL现在是合肥市小有名气的市政建设官员,常不常地在电视上露一面儿。大大咧咧的大男子主义遇上了合适的土壤、气候,使他变得更加唯我独尊了一点,在有些人看来,就是更有官场气息了。但和他通电话,多数时候感觉过去的那个小伙子还在,也依然是个聪明憨厚的热心肠。作为一个没有背景后台的公务员,他凭自己的才干和良好的人缘,取得了优秀的成绩,我为他感到高兴。诚愿他事业顺利,家庭幸福;希望他永远在心底保持那一点纯真和满不在乎的劲儿,象我喜欢的那缕夏夜星空下的晚风,留一丝纯净和温馨。

LW“is a sweet girl”,前面已经写过,这里不再赘述。她和我们这两位的交往,山高水长,我就不越俎代庖了。
 

  4 Responses to “我的高中时代(十五)”

  1. Errrr, SJ and WL barely talked to me in high school… where did this "辖制" come from? At that time we only interacted with people who were either in front of us or behind us.

  2. We need WL to comment here. I still doubt he had sad love stories like WY claimed. We used to play a lot together and I never noticed that.

  3. I’m afraid he won’t. He never admits it when I ask him.

  4. Even ZXJ doesn’t know that. it might not be true. If he was in love that deep, he should have expressed it one way or the other.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