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072009
 

说到另一美眉FZ,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物。我是说,她的个性和生活本身就有很多冲突在里面。她的光洁的大脑门里充满文艺细胞,对数理化的理解却不很顺利,这使得她在这个理科生占据主导地位的学校里多少有点抬不起头来。但这掩盖不了她那四射的艺术光芒。很多人记得她一身紧身黑衣站在台上作音乐指挥时的气度,还有人着迷于她的英文歌喉,我自己则记得她戴着一顶大帽子,在班级联欢会上跳西班牙女郎舞时那投入的眼神和旁若无人的舞动身影。有艺术才能的人是很容易"出风头"的,FZ也不例外。但日复一日的高中生活里,平常的基调只有一个,那就是迎接高考。她确实应该早一点移民,在西方的教育体系中实现更完全的自我。她家有亲戚在加拿大,她们一家人很早就有"移民倾向"。我们去过她家几次,新老家都去过,每次所见都是屋里乱得要命,所有桌面台面甚至有时地面都被占满。东西倒很漂亮,或者说,很"有品位"。她的母亲是画社编辑,父亲是医生,全都器宇轩昂,衣着光鲜,对女儿的同学很少过问,相当冷淡。夫妇俩对他们的儿子,FZ的弟弟,则溺爱有加。FZ的手和脚都异常小,像个没长大的小女孩,渴望得到更多的关爱与成长。只有在艺术的天地里,她才有骄傲的生命。FZ高三时去了文科班,后来上了上外。在那里她的才能得以更充分地展现,成为学校的风云人物。她最终在大学毕业几年后去了加拿大,可是她的生活好像并未因此变得更加轻松。2004年我去多伦多,她也在那里,我们通过电话。她非常繁忙,要工作,要照顾三岁的女儿,一切都忙完,孩子睡觉后她还要写作、弹琴、写歌。虽然未能一见,我仍被她对艺术的不倦追求深深打动。只是她的女儿听不懂中文;而她一直寄养在合肥父母家的大儿子,能否听得懂英文?我真的是多管闲事,杞人忧天。也许在艺术的道路上,一切人生的荆棘不过是花冠上的点缀,采摘的人虽痛却甘之如饴。但我仍忍不住为她感到疼痛,为女性在自我实现和多重角色的负荷之间何去何从而困惑、心乱。

  2 Responses to “我的高中时代(九)”

  1. now I am trying to remember if I ever talked to her in the three years.

  2. 你现在能和费正联系上吗?我想找她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