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092013
 

昨天早上听CBC Radio 1的节目Fresh Air,里面一个乐队唱了《The Little Drummer Boy》。这是一首圣诞歌曲(Christmas carol),我还是第一次注意到。立刻想,要送给津津听一听。他现在是一名真正的小鼓手。

他们学校的鼓乐队成立将近一年,他在里面敲小鼓。我表示过对他的羡慕,因为我小学时一直想进腰鼓队但一直没被选上;而且我特别喜欢打击乐,喜欢那种激荡人心的、动人的节奏感。我说你好好学啊,然后教我。电话里有时他口中“咚咚”有声地演示一段节奏。又说睡不着觉的话,背谱子催眠最有效,背着背着就睡着了。这跟我大学的时候,用背单词来催眠倒有一拼。鼓乐队的老师是专门从外面请来的,据说在上海是数一数二的。乐队成员的离队率很高,有的是跟课外补习班有冲突、自己退出了,有的是不合格,比如背不下来谱子、敲不好等等而被淘汰了。剩下十几个人,经常接到“黄色警告”,不改进的话,也要被淘汰。前不久他告诉我,他的“黄色警告”终于被撤drum2销了,很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两三个星期前,爸爸的大学同学准备周末在杭州聚会,可以带他和弟弟一起去。偏偏那个礼拜天,鼓乐队要做校际比赛前的强化训练,练上四个小时。他问我,怎么办?杭州嘛很想去玩,人多热闹;可是如果不参加强化训练,我肯定就会落下很多,肯定就选不上,不能去参加比赛了。 我最不想他们失去玩的机会,于是说,你去跟老师说说嘛,就说钱都付了,不能不去杭州啦,但是保证平时每天在家里多练几遍,不落下,行不行?津津最后还是决定留下来练鼓。得知这个消息时,我心里真的产生了一丝敬意。我提醒爸爸:一定要在杭州给津津买点好东西带回去,奖励他的commitment。那个周末我跟津津通电话,表扬他的时候,他问commitment是什么意思?我说就是你对敲鼓这件事非常负责,为了做好它付出很多努力,也愿意为此作一点牺牲,连去杭州和大家一起玩的机会都放弃了。他“哦”了一声,算是学到一个新单词。

上个星期,一个更纠结的状况横空出世。他十万火急地要我帮他做个“万分艰难”的抉择——是去主持一年级小朋友“绿领巾”的入队仪式,还是去参加鼓乐队的校际比赛?入队仪式临时从周四推到周五,结果跟鼓乐队的比赛冲突了。老师周三跟他讲,要他自己选,第二天告诉老师。两个对他都是巨大的诱惑,简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就是传说中的选择的苦恼吧?很苦恼的!

“这个只有你自己才能做决定,我不能替你选的,”我说,“但是我可以给你提供一点做选择时的依据。你说说,为什么想去当主持,又为什么想去参加比赛?”

这是津津第一次被选去当“绿领巾”入队仪式的主持人。跟他搭档的女生可是连续做过好几年了。稿子背了有一个星期,全都背熟了。而鼓乐队呢,练了一年,就奔着这次比赛,而且“这是最后一次跟杨老师合作了。”

“你是不是很喜欢杨老师?”我问。

“也不是啊。”他说。要让他亲口说喜欢谁、爱谁,比登天还难。我每次电话结束的时候都说“我爱你”、“I love you.”,他从来不回,只说“晚安”、“Good night. Bye-bye.”有时问他:你怎么不说你也爱我?他就继续说“Good night. Bye-bye.”只有一次正面回答了:“我觉得我没有很爱你哎。”他大概只有被谁伤了心,才能确定他是“爱”谁的。

我让他闭上眼睛,在心里默默地想一想,到底心里更想去参加哪一个?假设选了这个,放弃了那个,哪一样心里更遗憾?“你发现没有,你们经常‘点麻油’,点到谁就是谁,但是其实你们心里是有一个倾向的,所以如果点到那个不想要的,就会重点一遍,直到点到那个想要的为止?”“嗯,弟弟经常这样。”我想起弟弟口中念念有词、手指点来点去,然后楞一下,重新开始点的样子,不禁好笑。

但是津津还是选不出。

那好吧,如果实在是一样喜欢,我们就来看看,你对哪一样更重要、哪一样更需要你?

那肯定是当主持人。背了一个星期的稿子,临时换人的话,只有一天时间准备,很难背的。而鼓乐队少了一个人的话,应该还是能表演。

不过他仍然举棋不定。

如果什么什么都一样,真的没有谁比谁更好,那你就扔硬币呗。反正选哪个都挺好,没什么可后悔的。

“对了对了,扔硬币!”他雀跃了一下下,然后继续纠结。

“咦,你看,虽然你觉得主持更需要你,但还是决定不下来,是不是说明你其实内心更想去敲鼓?”我问。他未置可否。

我问弟弟,如果是他,他会选哪一个。弟弟要去当主持人,因为“鼓要是敲不好更容易被老师骂。”我猜他有点羡慕哥哥。学校里很多需要男孩子出面的事儿,常有哥哥的份。这学期的每个星期一早上,学校的升旗仪式,哥哥都是总主持。弟弟在班上中不溜儿,懵懵懂懂的,也不是很用功,基本上啥也轮不到他当。坐在台下,台上的主持人是“我哥”,是不是也有自豪感?

爸爸说津津应该去参加鼓乐队的比赛,因为机会难得,以后可能就没机会参加这样的大型比赛了,但是“绿领巾”的入队仪式明年还有可能主持的。

我心里为津津盘算的是:鼓乐队比赛不比赛无所谓,学会敲鼓就行了;会敲的话,以后总有比赛的机会。当主持人可以多一次锻炼的机会。不过我很理解小孩子想去表演、比赛的心情。幼儿园的时候,我本来要去大学的广播站表演小合唱的。不巧那天玩抽丝,把老师女儿的新尼龙袜子抽出一个大洞。。。。。。罚站也就算了,没去成广播站的遗憾,我可是一直都记得。但我不会跟津津说我的盘算的。我们不是他,不应该替他选择。只有他根据自己内心的喜好做出的决定,才不会让他自己后悔。

晚了,他去洗漱,说睡一觉起来再说。我对着话筒大声喊:“Follow your heart!”

第二天早上我电话打迟了一步,他们已经去上学了。爸爸说,津津要去问老师,看不主持行不行。最后还是老师叫他别主持了,比赛去。

我事后听他说起这些,话里话外一丝遗憾也没有。这样的结果最好不过了——他其实应该是更想去敲鼓的。

因为他是一个真正的小鼓手!

把《The Little Drummer Boy》这首歌送给你听,小鼓手。圣诞快乐!

The Little Drummer Boy
Written by Katherine Kennicott Davis (USA)

Come they told me, pa rum pum pum pum
A new born King to see, pa rum pum pum pum
Our finest gifts we bring, pa rum pum pum pum
To lay before the King, pa rum pum pum pum,
rum pum pum pum, rum pum pum pum,

So to honor Him, pa rum pum pum pum,
When we come.

Little Baby, pa rum pum pum pum
I am a poor boy too, pa rum pum pum pum
I have no gift to bring, pa rum pum pum pum
That’s fit to give the King, pa rum pum pum pum,
rum pum pum pum, rum pum pum pum,

Shall I play for you, pa rum pum pum pum,
On my drum?

Mary nodded, pa rum pum pum pum
The ox and lamb kept time, pa rum pum pum pum
I played my drum for Him, pa rum pum pum pum
I played my best for Him, pa rum pum pum pum,
rum pum pum pum, rum pum pum pum,

Then He smiled at me, pa rum pum pum pum
Me and my drum.

附:
津津“咚咚”有声的演示

Walk Off The Earth – Little Drummer Boy(feat. Doggies)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