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072013
 

前言:罗布林卡不通诗词,但有个通诗词的老爸叔正。叔正年少时通读过一套《白香山诗集》,从此开始写诗。是以他自认师从白居易,喜写通俗易懂的诗。他一生且行且歌,存有六百多首诗词歌赋。我帮他整理,有幸听到许多家事、国事和故事,长了不少见识。故人故事,不写可惜。顺手记下来,就像在田里捡到了成熟的稻穗,虽不劳而获,心里还是蛮开心的。。

***************************************************************************

咏梅是安徽枞阳县人,才貌双全,在当地颇负盛名。1943年,她正念高三,只待毕业后考去南京中央大学,与已在那里就读的未婚夫子濮共学。不料红颜惹祸,她被国民党的地方军司令刘东雄看上了。

看上了就逼婚。咏梅当然不从。但枪杆子里政权都能出,一个小女子何足道哉?司令抓来咏梅的娘,说只要咏梅不嫁他,他就把她妈妈丢到水里淹死。咏梅只好就范。她自杀过,未遂。

司令强掳抱得美人归,军帐里有了压寨夫人,五年半里连育四子,三儿一女。要是时局不变,也许咏梅也能有个安生的日子可过。

但是国共相争,国民党败了。1949年初,刘司令败逃台湾,一家老小,都被留在了解放区的天空下。从此,咏梅脱离生养俗务,真正开始独自品尝做国民党军官老婆的滋味。

她被当做“反革命”抓起来,投入监狱。共产党客气了一回,没杀她,因为其时她肚里怀着小女儿。这样一直坐牢,坐到1970年才获释。出狱时一身残疾,全靠子女养活。所有子女,作为“反革命的狗崽子”,全无工作。一家老小,生活艰难。改革开放后,刘东雄和咏梅在香港见过一面。他在台湾娶了妻,生了子。由于手上有共产党的血债,他不敢回大陆,给了她一些钱,就各回各家了。

我想,在咏梅二十多年的牢狱生活中,除了牵挂亲人,应付生存,吟诗作赋可能是她唯一的乐趣了吧?她晚年有《咏梅吟草》及《咏梅吟草续集》问世,可惜我手头没有,无法引来一读。听说她一直还记挂着当年的未婚夫,诗里曾引用过《卜算子*我住长江头》的典故,因为子濮后来到了重庆。她也为刘东雄作过挽联,既无哀,亦无怨,只说他们是误入姻缘。

叔正1946年上高一时,学校里的一位本家老师,正是子濮的父亲。当时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他早有耳闻,与咏梅本人倒并不相识。晚年时,他从好友维华处得知有《咏梅吟草》刊印,惜已告罄,遗憾不已。咏梅得知后,就在刊印《咏梅吟草续集》时,送了一本给叔正。叔正既赞其才华,又叹其身世,为她写了一副预挽联,和一张短笺一起,托维华转交。咏梅看后,非常喜欢,说她百年后,要让小辈们把这副挽联挂在最中间的位置。

叔正的短笺是这样写的:

“咏梅先生:

闻名久矣,惜未能一见。今读《咏梅吟草续集》,击节不已,由衷敬佩! 我患严重肺心病,气喘嘘嘘,朝不保夕,势必先先生而去,不能趋悼于他年。但可陈词于今日,故不揣冒昧,呈联预挽,以达微忱。衷心祝愿您健康幸福,长命百岁!

愚后学叔正上”

叔正的预挽联是这样写的:

预挽咏梅女士 2000

鸡窗梦短 虎帐灰寒 梅影共桥荒 怎禁得霜剑风刀 花开花落
柳絮吟残 玉壶心碎 雪痕随雁杳 只留下吴山楚水 人哭人歌

注:
1.鸡窗:即书窗,代指学生时期。
2.虎帐:军中主将所住之处,代指与刘同居处。
3.梅影、桥荒:陆游《卜算子*咏梅》:驿外 断桥边,寂寞开无主。以此喻史为无主梅花。
4.霜剑风刀:曹雪芹《红楼梦*葬花词》: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5.柳絮吟:人称谢道韫有咏絮之才,后通指 女子多才。
6.玉壶心:王昌龄《芙蓉楼送辛渐》:一片冰心在玉壶。
7.雪痕、雁杳:苏轼《和子由绳池怀旧》:人生到处知何似,应是飞鸿踏雪泥。
8.吴山楚水:皖江一带,昔称吴头楚尾。

叔正觉得,这副对联,是他所有诗词联赋中最得意的作品。

说明:罗布林卡所拾之穗,均源自《长歌集——叔正诗词联选集》。

  6 Responses to “小女拾穗之 梅影桥荒”

  1. 转贴:

    咏梅~悼史咏梅女史 作者:阳烨
    http://www.cc222.com 烟雨红尘原创首发 于 2010-08-30 人气:939
    香浮庾岭影离离,一鞠西风缧絏时。
    寂寞羞同群卉发,欣荣岂惧冷冰欺?
    经霜不碍芳心洁,历劫方知玉骨奇。
    最是伤心人去后,几回吟望苦低垂!
    注;史咏梅先生桐城文派之后,幼承家学,不幸嫁与国民党军官,解放,其夫随蒋至台,文革,咏梅先生因夫在台,琅珰入狱,铁窗二十四年,未堕其志,三中全会后,平反昭雪,然,已是萧萧白发,仍笔耕不辍,八十寿辰,撰梅花七律八十首以述其志,以忆其悲,首首精华,曾轰动数邑,其‘冷艳乍开新雪后,暗香微度晩风前’;移灯看影枝枝瘦,掩户留香处处空 。绝矣!今已谢世,诗以悼之!

  2. 史咏梅女士一生道路甚是坎坷。她于1922年出生于白荡湖畔的史李庄,父母生子女八人,除史咏梅外,其余七人皆先后去世,故父母视之如掌上明珠。1943年7月,就在她中学将要毕业的时候,她的人生轨迹被彻底改变了。当时,驻军枞阳镇的国民党抗日江防支队独立大队长刘东雄看上了她,先后三次抢亲,最后一次欲以杀害史李庄全村男女老少相威胁。为救全村父老,史母将女儿从仓库夹墙中叫出,无奈作生死哭别。解放前夕,刘东雄潜逃台湾,史咏梅以“助夫潜逃”为由,被判刑二十余年,年过半百方才出狱。出狱后,她满怀热情地投入新生活,吟诗自误,写诗近千首,先后结集《咏梅吟草》、《咏梅吟草续集》。续集中的的咏梅系列诗八十首,作于她八十寿辰之年,诗题如醉梅、梦梅、送梅、约梅、落梅、崖梅、伐梅、孤梅、映雪梅、雪月梅、灞桥梅、傲骨梅、解语梅、同命梅、伶仃梅等等,写尽梅花百态,融身世之感,寄人生百味,意境清远,凄寒逼人。“八十铅华春去也,几多诗泪洗梅娘”(《疾首梅》),“无我有梅谁共慰,无梅有我不成春”(《同命梅》),“我似梅华梅似我,一般酸苦一般寒”(《山梅》),“时人不识孤芳苦,飘泊荒郊数十年”(《探梅》),大凡此类,借梅咏怀,尽抒胸臆,有朱淑真断肠词之悲。

  3. 解放军解放枞阳镇之战 民国38年(1949年)3月30日,解放军第三野战军七兵团侦察营及步兵192团和1个山炮连,在先遣九支队桐庐渡江办事处警卫队的配合下,经3个多小时激战,一举攻下幕旗山和下枞阳,为解放枞阳镇扫除了外围屏障。幕旗山战斗,歼灭了刘东雄残部4个连、2个排、1个联防中队,共600余人。刘东雄仅带几个残兵逃到枞阳镇。刘部第三营营长刘敦宏和特务连连长刘复舟,带溃军80多人仓惶逃到铁板洲。3月3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兵分三路,以合围之势向枞阳镇守敌发起进攻。一路攻枞阳镇东侧的白鹤桥,迅速击败国民党五十五军加强营,占领了白鹤峰;二路以两个连的兵力,由连城湖、小缸窑过河,迂回到镇西南的梅林墩,歼灭守敌1个排;三路从镇北侧,以1个团的兵力,猛攻四方亭、小憩亭、望龙庵、大山头等地守敌。经过几小时的激烈战斗,于当日解放枞阳镇。这次战斗共击毙和俘虏国民党五十五军官兵约400余人,其中五十五军一个加强营,营长江学潮被活捉。刘东雄逃往铁板洲,与刘敦宏、刘复舟苟延残喘。4月1日,先遣九支队桐庐渡江办事处由肖店迁到枞阳镇。4月2日,驻守铁板洲的五十五军2个连和刘东雄残部共300余人,不战而逃。是日桐庐县全境解放。

  4. 枞阳陈靖 2009-09-05 18:34
    据说刘东雄晚年患癌症,在香港医疗时,跳楼自杀。
    其妻史咏梅先生,十多年前我就认识她老人家。史老精诗词,我在她家见过国民党元老于右任赠刘东雄的书法,王恺和等台湾名流的书法多种。史老数年前已去世,一年后其子(原在凤凰山经营时装业务)亦病故。
    水 2009-09-06 08:12
    刘去世的时候大陆的广播台还播了,我当时还听到了。
    wwxxss2004 2009-09-08 11:10
    史玉梅和我三爹在浮山是同班同学,被刘东雄在学校里抢去做妾的,
    蚊-子 2009-09-14 18:26
    呵呵,我在江西彭泽,很小就听过“刘小拉瓜”这个人。
    乡邻舅舅是东至香隅人,也是国民党军官,开放后回大陆探亲,听说他说过,他在台湾看见过他“刘小拉瓜”。

  5. 这个有点八卦了:日本鬼子刚撤走,国民党就开始抓壮丁,按照规定,爷爷和父亲都在范围之内,那叫“父子壮丁”。怕当兵,只能躲啊!爷爷走南闯北惯了倒是能应付,父亲当时才十八岁,缺少社会经验,的确没有好的办法。胡乱之中,奶奶就想到了她的弟弟,奶奶姓刘,娘家在汤沟,奶奶的弟弟,我叫舅爹,我舅爹就是刘东雄的堂哥。刘东雄,外号刘小癞瓜,枞阳人再熟悉不过,都习惯称他为土匪头子。父亲回忆说:“刘家在汤沟陈洲是大户,家资相当丰厚。日本鬼子进犯汤沟后,刘家的利益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于是,刘东雄便自发武装了一帮族人进行抵抗,随后逐渐发展,才有了一定的势力。因为当时局势比较混乱,加上刘东雄本人也没有什么政治觉悟,慢慢的,手下的有些人仗着有枪,的确做了一些坏事,这其中也包括他自己还在浮山中学抢了一位女学生,逼迫她做了他的小老婆。日本鬼子投降以后,刘便率部投靠了桂系国民党,成为团长。”父亲当时对他的情况也不是很清楚,加上兵荒马乱的,实在是走投无路,就去了。到了舅爹那里以后,父亲才知道舅爹还是个营长,又发现那里多是亲戚。舅爹看父亲年龄小,便把他安排在营部当勤务兵。父亲那时候刚刚出门,胆子小,人也勤快,很得舅爹喜欢,就一直在营部里烧水、扫地,倒也轻松。父亲说:“在那一年多的时间里,我连枪都没摸过,也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打仗,只知道那些人整天无所事事,就在外面偷只鸡、摸条狗、抽抽鸦片等等。”父亲记得刘东雄的长相,说他个头很高,白面书生的一表人才,根本不像电视里的土匪。毕竟跟他有点亲戚关系,偶尔见面,父亲只是点个头,没有说过话。舅爹对父亲很严格,不准他出去乱跑,父亲说他很少跟其他人接触,倒也相安无事。直到枞阳大会战了,父亲才感到有些提心吊胆,舅爹看父亲小,便要他换了衣裳,又偷偷地叫舅奶把他送了回来。说到这里,父亲很是伤感,父亲对舅爹一直念念不忘,父亲叹息:“舅爹就在幕旗山一战中丧了性命,得知这个消息,我还偷偷地流了不少眼泪,不是舅爹,也许我也早就不在人世了!”父亲知道舅爹没干过坏事,后来他还听舅奶说过:“本来刘小癞瓜是想起义的,坏就坏在那个小老婆手上,也怪他耳朵太软,信了妇人之言,才落得个臭名昭著的下场。”

  6. 艾玛,哪里冒出来的考古学家?wh你太牛啦!这些资料互相佐证、补充,看着非常有意思,而且里面不少地名,常听爸妈说起,很亲切呢。大谢~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