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032013
 

惠玲在县城里教初中数学,上一个老母,下一弟一妹。她父亲是我爸早年做小学教员时的同事,去世很早。

小学时,常常一大早,我还在蚊帐里,她就坐长途汽车来了。一阵敲门、开门声后,她蹬着一双高跟皮鞋,“咚咚”地走进客厅,说些老子今个路上顺不顺的寒暄话,声音洪亮。她人矮胖,皮黝黑,烫了发的头好似直接垛在了身体上,胸脯满满当当,两只小眼睛裹在双眼皮里,很会打量人。我妈现在心脏不好,那天饭桌上我提起她,老太太连连摆手,说不能提,一想到她的样子我呼不出气来。

惠玲是个自来熟,到哪里都像在自家,毫不怯场,一口一个“老子”。她在自家倒确实是擎天柱、主心骨,说一不二的。每每不辞劳苦,长途奔波地到我家来,都是为了家中大事,比如妹妹上大学、弟弟搞调动之类的。没人比她更会包打听。她那早逝父亲的所有社会关系,藤牵着瓜,瓜连着藤,全锲而不舍地摸个一清二楚。要办事时,任你在天边还是眼前,一个都跑不掉。没办成之前,你别想脱了她来登三宝殿的身影,和雄浑自若的攀谈。

我爸怜惜老同事家中境遇,自是鼎力相助,对她也如同侄女,赞她照顾弟妹。所以小时候,我心里只当她是我爸众多老同学、老朋友的子女之一,并不嫌她。她那时该有三十岁上下,尚小姑待嫁。等到弟弟妹妹都出来了,她的终身大事就提上了日程。不知她从哪里打听到,我家楼上哲学系的老师是单身汉,便找人作媒。其实我家对门体育系的老师也是单身汉,不过年纪稍大一点,脾气火爆一点,不似这位四十来岁的哲学系老师,看上去长身玉立,斯斯文文。但是哲学老师没答应。惠玲不忿,说老子能找到比你还好的!

是不是这样我就不知道了。她妹妹在法律系上学期间,惠玲还时常到我家串门,亲亲热热的。她妹虽然考大学时,因为志愿填得不好,差点没进本科,但孩子挺争气,大四时考上了外地大学的研究生。只是我爸过了些时日才从别处得知这个消息。自从她妹考研究生被录取之后,惠玲便没了音讯,再没登过我家的三宝殿。我爸还在考虑她妹的毕业分配问题呢,这下好了,不用麻烦了。听说惠玲最后的真命天子,是离她更近的一所大学的老师,很听她的话。那也难怪,大学老师哪有中学老师有经验:“老子把他们管得服服帖帖!”

  2 Responses to “惠玲”

  1. 赞惠玲的彪悍人生!

  2. 彪悍的人生无需解释!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