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252012
 

孩子们礼拜天上午到上海体育学院踢足球,今天是第一次正式上课。主要想让他们在草地上跑跑,晒晒太阳见见风。小区门口停着很多黑车,开其中一辆的耿师傅是我们的老熟人,外出时每每打电话请他来接送,今天也不例外。耿师傅看上去四、五十岁,本分干练,操一口江苏话。他和老婆在上海打拼,儿子留在老家上小学。前不久儿子接到了县城学校的电话,允许他去参加初考。一个年级那么多人,只有二十来个有资格去考县中学呢,耿师傅告诉我。我恭喜他儿子有出息,他倒也不喜形于色。耿师傅对体育学院很熟悉。我们家里的有好几个都在那里打杂哩,他说,我的两个外甥女,还有一个外甥媳妇。她们割草,比赛的时候捡球,一个月也有两千块,还有两金和宿舍住。。。。。。我不由想起昨天在网上看的一个帖子,里面,某著名外企的采购白领们咄咄逼人,以审问的口气跟人谈判,不停打断对方,从不说Excuse me, sorry, thank you等礼貌用语,理解有误还不耐烦听解释更不屑于让作者给她们翻译。。。。。。嗯,她们活得,也许没有耿师傅easy。如果必须要和她们呆上十分钟,我宁愿把她们换成耿师傅。

体院里有大片大片的草地,用围网隔成很多块,可以进行不同的比赛和训练。今天天气很好,孩子们去踢球,我就在另一边的草地上散步。前一阵老下雨,草地上有几块地面踩下去是泥,不过大部分都干了。我沿着围网走,看到另一边有教练在教大孩子跑步姿势。围网和漏雨口小道之间,散落着冬天积攒下的落叶枯枝。草一眼望去还是枯黄的,尽管也有新绿冒出来。阳光很好,照在身上暖融融的。金色的光线穿过网格洒到地上,风吹过的时候,有阵阵干草香。这种时候,总想身边有一个好朋友,我们一起闲闲地走,闻着草香,说话。.

孩子们跟在一个多哥留学生主教练和一个中国教练后面踢得很开心。最后是比赛。红队(弟弟所在队)和黄队(哥哥所在队)的球员们奋力拼搏,不怕流血出汗,经过点球决胜负后,终以零比零握手言和。

回家的路上,出租车司机听说我们踢球回来,赞许地说,身体好才是最重要的;而且运动中培养责任心,跟人配合;我们那时候,讲德智体全面发展,戴眼镜就是残疾了,现在小孩子戴眼镜的太多了;说什么“中国制造”,我们是在制造残疾人,你说是伐?我频频点头,说师傅我觉得你讲得很对。师傅得意地说道:“我的观念很先进的。”

平时不怎么给小家伙们买冰棒。为了引诱他们,尤其是弟弟去上课,答应课后给他们各买一支。这样一上午弟弟都象哥哥一样很配合。他们在小区的便利店里各挑一种口味,边吃边走回家。哥哥其实不像弟弟那么爱吃这些“不健康”的东西,吃了几口就不想要了。弟弟立即接了手,左右开弓。我怕太凉,要哥哥的那支过来。他还挺爽快,嗍了最后一口,二话不说递给我。

都说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今天算是人生十之一二的那部分时光吧。我们是三个人,所以应该是十之五六。老刘送我们去,然后自己骑车去学校和他的学生们搓饭,此刻也一定很快活。加上他的一二,我们该有十之七八了。

  3 Responses to “去体育学院踢足球”

  1. 最后一段分数加法的演绎很有趣!

  2. 嘿嘿,感觉你们经常得到大于1的分数~

  3. 你们可以乘4,我们最多只能乘3,所以,还是你们得到大于1的分数的概率更大些啦,呵呵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