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032010
 

再摘录几首父亲诗作。2010年6月4日。

                              落花

芳华才欲报春开,雨骤风狂尽落蕾。
我固痴情生死伴,入泥入水共沉埋。

                              囚虎

又闻易水别离歌,长啸惊天可奈何!
日月无聊山有恨,林空虎去恶狼多。

                                       浪淘沙

大地竞冰封,万物寒噤。水晶宫底好藏身,洞穴纵横骄窃鼠,脑满粮丰。

天道不公平,任意疏亲。苍鹰南北复西东,一片茫茫无着处,力竭肠空。

                       无题寄浩洋 

当年豪气未消磨,读罢离骚欲枕戈。
商女何曾今日少,贪官更比昔时多。
苍生血泪衙中酒,志士诗文狱底歌。
长啸问天天不语,挂将冷月照山河。
 

  5 Responses to “长啸问天天不语,挂将冷月照山河”

  1. 时间流逝,当年似懂非懂的高中生,现在已扶老携幼,步入中年。不变的是贪腐的社会,都市的喧哗和官商的豪宴,早已淹没了弱者卑微的呻吟。

  2.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它确实是很失败的。

  3. 什么东西很失败?baochuan说的不变是贪腐,被淹没的是卑微的呻吟的社会?

    比较搞笑,最近让学生做个东西,竟然发现一定量的伪君子的存在确是个好事。无语。

  4. 64 呗。从结果上看,确实很失败。不过却是社会良心和勇气的一次了不起的爆发。经过这么多年的“教育”,现在的大学生和他们的教授们已经很嘲笑所谓的社会责任了。爱国已经是奥运和世博的代名词了。

  5. 没注意到诗作的日期。
    现在的社会责任,一个是假的被宣传的社会责任,做了贻害社会;一个是真的社会责任,但却是雷区。
    至于说嘲笑所谓的社会责任,那倒不至于。不至于的原因在于眼中,耳中,心中可能就未曾有这个概念。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