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072009
 

QZM也是聚会老友之一,和ZSN家同住城南,在铁四局。我们那时经常骑车串到他们两家去,感觉挺远的。和现在的“董事总经理”以及“上海帮帮主”形象不甚相同,高中时的QZM有点婴儿肥,黑黑的,老实又搞笑,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挤眼习惯,次引人注目的是他的口吃。高一刚入学不久,学校要举行文艺晚会,我们班跳集体舞,经常在学校后面一块野草地旁的操场上练习。那块野草地,每次开学时都要去劳动拔草。我的舞伴之一是QZM。我当时可不怎么喜欢跟他跳。他个子虽高,手却绵绵软软,也不说话,因为不会跳而紧张兮兮的,手心儿出汗还踩我的脚——我是不是已经忏悔过,那时我是个刻薄的人?

不过老钱同学真正惹恼的,是哪个男生也不敢惹的绝代双骄ZXJ和WYH,以及对艺术有完美追求的FZ。话要从某次全校圣诞节英语演出比赛说起。ZXJ、WYH和FZ三位小姐,可能是根据《新概念英语》中的内容排了一出戏,讽刺一些在电影院里不自觉的人,比如戴高帽子的孤傲太太、滔滔不绝的话多女人等等。她们三个自是主角,也有个把男生作配角,QZM是其中之一,需要坐在一位女士旁边应和。到了演出的时候,面对黑压压一阶梯教室的观众,三位小姐——都是英语高手——发挥出色,活灵活现地表现出人物的可笑之处;而QZM,他忽然不再应答,只随着身旁女生嘴巴的一张一合,使劲儿地挤起眼睛,盯着观众不说话。全阶梯教室的人都笑翻了,只有我们几位可怜的主角莫名其妙,不知出了什么事——台词错了?还是衣服出了纰漏?我不知道钱老兄是如何度过演出后的最初那段日子的,三位小姐都被他气坏了。。。。。。

其实QZM是个家学深厚的人。据说老早苏州城里,有一条街都是他们家的,BSG称之为“钱街”;如今七大姑八大姨在上海,曾经最方便聚首的地方,是人大、政协的会议现场。他有着大家族子弟的儒厚本性,和非常强的和稀泥本领。上大学以后,五官文静许多,这两“本”则越发显山露水,使他广受接纳,成为一个很有领导风范的人。

老钱大学毕业后考研究生进了上海交大。我班的BSG、GGH也都在此读研。我在合肥工作时常出差上海,有一次到他们宿舍探望,看他们几个在一起乐呵得不行。还有一次,老钱和BSG带我一起去参观宋庆龄故居。她们家是座两层洋房,房间不大,有一台落地收音机引人注目,后院是巨大的花园草坪。我们仨踱到房子后门的台阶上坐下,看着空旷的草坪,想象一下当年这里开party的热闹景象。傍晚时分的上海,在一个闹中取静、绿树红墙的干净角落,偶尔重逢的老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聊天,着实令人惬意。94年3月,我参加第一届华交会的时候,交大的三个老同学晚上跑了很远的路到我们住的宾馆来探望。交易会的会馆在上海展览馆,离QZM的外公家几乎是一路之隔,我顺便去他家玩过。出来时,天下起小雨,冷嗖嗖的。出租车都爆满,我们始终打不到的,急死人了。最后QZM带着一辆摩的出现在面前时,我冻得手都快僵了,系不好头盔。老钱同学大手一挥,在我头上猛拍一掌,把头盔给拍正了。摩的穿过半个上海城,把我送回大姐家。这时候的QZM,显然比高一跳集体舞时的男生,有英雄气概多了,呵呵。

一个懂技术的管理型人才,经过以科技产业化而著称的交大熏染,最后自己创业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儿。QZM现在是一家管理软件公司的合伙人兼CEO,日理万机,被老婆讥为“比陈天桥还忙”。一个民营的科技型企业,在中国尚不完善的商业环境中,象一叶小舟,行驶在时有惊涛骇浪的大海上,不由得掌舵人不操心。贷款难、大宗订单政府操控、人员跳槽。。。。。。老钱每天在这些事情里摸爬滚打,练就一身商场功夫;有时不免要沾点染缸里的色彩,去涂抹十里洋场的画幕。但人至中年,立足社会,有多少人能说自己的心底,从来没有闪现过染缸中的色彩呢?

在毕业二十周年的聚会组织策划中,老钱作为“主席”,充分发挥他的本领,得以在不同的意见中左右逢源,全身而退。说来这个“主席”是个容易吃力不讨好的虚位,全凭为大伙儿服务的热心支撑。架不住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这次聚会的组织者们就有互相冲突的主意。在五班筹备合肥聚会的过程中,其他五个班的同学也纷纷响应,决定在同一个周末进行聚会。有组织者决定与其他班共同聚会,觉得这样更热闹些。不料回来发现本班有同学不愿意,觉得自己班在一起怀旧比较温馨放松。另有组织者这时建议一天本班,一天年级聚会。老钱同志自己是有一个倾向的,但作为“主席”需要照顾到各方意见,于是发出“众口难调”的感叹,使出浑身解数,把组织聚会当做一个project进行攻关,甚至不惜动用某些政治技巧。最后我们的聚会是一个综合体,某种程度上少了一些自己叙旧的时间,也miss掉一些年级聚会的精彩场面。但总体而言,老朋友二十年后大聚首,吃饭喝酒聊天、看演唱会、与海外同学网络连线、参观新老校园,仍是一次热闹难忘的聚会。ZJ以一个医生负责任的态度提醒大家,二十年是个漫长的时间,下一个二十周年聚会可能会有人永远缺席。。。。。。是啊,在二十年的岁月面前,一切纷争显得多么渺小;而大家都是出于好心,这纷争就显得更加孩子气了。我们应该感谢老钱的心力付出。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你看他说话绵绵软软,但凭着勇于献身的精神、聪明的手法和忠厚本性的底线,总能黏贴起各方矢量人物,让团体在稀泥的抹合下不但不散,而且向前滚动。

去年老杨路过上海,QZM、HMG和我一起宴请他。这顿饭上我聆听了老钱的许多管理之道,非常过瘾,并由此萌发了写个同学创业故事系列的念头;同时这顿饭上我做了一件后来想起非常惭愧的事,令我警醒。按照“上海帮”的惯例,我们几个“地头蛇”分摊接风的费用。服务生找来的零头有三张票子,面值分别为20、10和5元。我接过找钱,随手分发,自己拿的是20的,给HMG10块,老钱5块。事后我追悔莫及:怎么自己留下了最大的票子?是没有人在乎这些小钱,但礼让的美德到哪里去了?孔子“吾日三省吾身”的教诲,看来年纪越大,越需上心操练。年轻的时候蓬勃向上,不断改进自己以求进步。到了中年,身心放松下来,更容易满足现状,从而放松警惕,不进反退;而各种思潮冲刷之下,有时不经意间就模糊了原则界限。我在这里向钱、黄两位道歉,也感谢老杨带来的这顿饭,让我从正反两个方面受益匪浅。
 

  15 Responses to “我的高中时代(十八)”

  1. 高一的时候,咱们班还跳过集体舞?还有圣诞英语比赛?
    呵呵,圈外人了。

  2. 我后来因为生病,没能参加那个晚会。圣诞节英语演出,我则是那黑压压的观众之一,有幸被entertain了一把。

  3. 高一时咱们不仅跳过舞,还不止一次。不过每次都因为男生兴致不高而草草结束。 老钱当年的出色表演,至今想起来还是不禁开怀大笑。

    汪洋,最近怎么老是道歉?没必要吧?另外,我怎么记得‘吾日三省吾身’是子夏说的?

  4. 正好有这几件纠结于心的小事儿,分别和所写的同学联系在一起,就写出来了,没什么特别的。赶紧跑去查百度,“吾日三省吾身”是曾子说的:“曾子姓曾名参(音shēn)字子舆,生于公元前505~前436年,鲁国人 南武城(现在山东嘉祥人),是被鲁国灭亡了的鄫国贵族的后代。曾参是孔子的得意门生,以孝子出名。据说《孝经》就是他撰写的。"惭愧惭愧。多谢提醒。看客里另外那些学而有术的家伙们怎的不早点指教?(引文出处: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90050388.html?fr=qrl&cid=975&index=5&fr2=query)

  5. 惭愧。我发完帖子后,猛醒那句话是曾子说的。一早起来更正,居然发现已经没必要了。这效率,难怪伟大祖国一日千里。

  6. WY的笔触实在细腻,也有兴被点评了一把.俺是个老实人,打小见到女生就胆怯,有贼心没贼胆.毛病确实不少:挤眼睛,结巴,不过娱乐娱乐大家,倒也不错.高中同学都很优秀,很有幸是这个集体的一员,是我一生的财富.人快中年了,回忆过去有很多感动;女儿三年级了,也希望她也能上个好学校,和一批优秀的同学在一起成长.

  7. WY写的真好!

    我的愿望和老钱一样,指望孩子能上和好学校,和一批优秀的同龄人一起成长。

    ———–黄晓璟 2班

    robulinca 于 12/10/2009 8:43:35 AM 回复

    谢谢晓璟的夸奖。你终于玩转评论了:)。我们班里你认识的同学也颇有几个,知道些什么往事搁这儿说道说道吧。

  8. 高中男生中老钱脾气最好了。落在那三位伶牙俐齿的女生中,有点羊入虎口的感觉。我很可惜没看演出,但应该是听了WYH生动的描述,所以对这件事有点印象。

    老钱97年去北京出差时还去林大看我。当时我联系出国正忙,和老钱在校园里聊了一会,听他讲开公司的计划,真是很佩服。

  9. 好久不见了,老钱现在还挤眼睛吗?

  10. 多亏了汪洋同学的细腻文笔和超强记忆,好些我的记忆中已经模糊了的同学形象再一次在脑海里鲜活起来。

    虽然汪洋描写的基本是五班同学,而高中时代各班之间基本“老死不相往来”,可我还是从那些字母中猜出不少同学。其中有我的初中同班,也有我在上海财大读书时或毕业留沪后相互“串联”熟络起来的。

    都是些多么出色优秀的同学们啊,以至于和你们在一起,我常生鸡立鹤群的感概!
    ———–二班黄晓璟

  11. 你写了一个错别字哎,是“鸡”不是“鹤”耶。。。。。。

  12. 说到和什么同学在一起,我倒是有一个稍稍不同的看法。我的一个发小,现在合肥百货大楼工作,以前是职高毕业。我们情同姐妹,彼此关心,给予很多安慰。我觉得有这样的朋友,是我的幸运。初中没考上一中,上了安大附中,在宽松、纯朴的气氛中度过三年,和几个当时志同道合的姐们一起愉快成长,也是一种幸运。而和高中同学的交往,带来相似的温暖感觉和不同的生活内容,是另一种幸运。所以我对儿子上什么学校,没有太多期盼,适合他们自己就好。

  13. 哈哈,是我!我也是你的高中同学哈,里面没有我!

  14. 对了,你那个在合肥百货的发小叫什么名字来着?我有点微弱的印象,好像还有点记得她长什么样。

  15. 呵呵,你也有的,参见评论第十二条。我的发小叫wanghui。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