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292009
 

Late-bloomer,有点类似于中文里的“大器晚成”,但没有那么“大”。开窍晚,或从“丑小鸭”变成“白天鹅”的人,都可以说是late-bloomer。

28号晚上大学同学聚会。Maggie同学和我是邻座。闲聊中,我说HW是一个late-bloomer,在我们年华老去的时候,她却越长越漂亮、时髦(而且个性也越伸展)。

Maggie皱着眉头看我:“你也不算什么early-bloomer呀!”
“我是never bloom。”
她笑,说“你是ever-green。”
我大笑,觉得她抓的这个词很生动:“对,我是never bloom, but ever-green!”

回家后脑子里总转着两个高中同学的影子。她们在我眼里,是两个活生生的late-bloomers。

一个是XLY。她是我们班最小的同学,长长尖尖的脸,戴着很厚的眼镜。感觉她是那种小时候喜欢描画宫女或花仙子,跟不多几个私密闲来说几句小心事或平常话儿的女孩,像一朵草地上的小白花,安静地开,从不争风。2002年回国,合肥同学聚了一桌,大家相谈甚欢。我的感触是国内的同学个个过得都很滋润。XLY结了婚,言谈举止间有一种温婉从容的自信,看得出在家里和单位都很受重视,生活很幸福。我心里真为她高兴。

至于HW,变化就更大了。我们高中、大学都是同学。她给我的印象,一直是戴着一副象老花镜一样的黄边眼镜,低头背书;脸红红的,厚厚的嘴唇里很少能吐出一句理直气壮为自己争辩的话来,即使是在别人欺负她时。据Maggie回忆,她的变化始于大四,那时她开始注重穿着,变得时髦起来。我注意到这一点,是在工作以后。每次猛不丁在进出口大楼里碰见楼下在服装公司做业务的HW,总会有不同的惊讶——穿得好时髦呀,头发变成打理得很好的短直发了、眼镜不见了。。。。。。后来HW辞职,自己做起了老板。02年回合肥时,大学同学也聚了一桌。HW着一件翠绿闪光紧身衬衫亮相,鲜艳得紧。她那时已结婚、生女,听得出老公很宠她。今次再见HW,人变得更加清秀、洒脱和沉稳,王业说她对孩子极为耐心。真是女大十八变啊!

也许过去我并不熟悉她们,从而并未真正了解她们。但不管怎样,她们让我对late-bloomer有了真切的理解和感悟。每个人的生长轨迹不同,有的人早慧,锋芒毕露,有的人晚开,成年或成家以后慢慢结出属于自己的正果。我想,在漫长的一生中,人需要耐得住寂寞,耐得住低潮。努力坚持,勉励自己或亲人不怕做一个late-bloomer —— 多好啊,“我会是那个late-bloomer!”
 

  11 Responses to “Late Bloomers”

  1. 怎么文风有变化?

    robulinca 于 7/30/2009 8:20:44 AM 回复

    什么变化?我没觉得呀。我都没觉得自己有什么文风。

  2. 喜欢看你的文字。希望哪位高人有妙笔谢谢我们可爱聪慧灵秀的WY。。。

  3. 天哪,头回“斗胆”留言,还写错了,汗。。。
    应该是 —- 希望哪位高人有妙笔写写我们可爱聪慧灵秀的WY。。。

    robulinca 于 7/30/2009 8:26:35 AM 回复

    恭喜你终于玩转“发表评论”了!你见了我,就不会想到“灵秀”这个词了;)我发现一个人显得“有气质”,必得是个瘦子。你听说过“一个有气质的胖子”这种说法吗?

    [REVERT=tsj 于 8/2/2009 4:35:37 AM 回复]我这个新手好像又弄错了。。。
    我和HW初中就在一个班,所以对她的了解“深入骨髓”,哈哈。。。其实每个女孩子心中都有梦,窃以为。。。 也许由于客观原因无法早实现就索性LateBloomer, 也许能够早早实现, 早早地做了天鹅,反而后来也就无所谓了。。。。
    这就是生活吧, 如果格局一直不变就不好玩了,呵呵。。。
    P.S.: WY在我的记忆中一直是灵秀的,没有多余的脂肪的,听你那话是不是已经小康啦,呵呵。。。

    由 robulinca 于 8/3/2009 6:48:49 PM 最后编辑[REVERT=robulinca 于 8/3/2009 7:12:25 PM 回复]看来这同样适用于对tsj从“黄边眼镜”变成“粉红女郎”现象的深层思考。。。。。。恭喜你接着玩转了对评论的评论。我们有那么长时间没见了吗?我从一个人见人说“这孩子得好好补补“的瘦子变成一个不注意控制就会“嗖嗖”往上长的胖子有年头了。这种自我认知的转变,颇费了俺几年功夫去习惯和接受。

  4. 代贴上HW对此的评论,从e-mail里转来的。从中可以感受到她的变化:

    “我觉得“EVER-GREEN"这个词确实很适合你。

    你对我高中大学时期的描述还是很准确的,但有一点想和你“澄清”-同学时期究竟谁曾欺负过我? 赶快告诉我啊,我好找她/他报仇。我现在有点像“刺猬”,特别喜欢吵架,有时和女儿在家也能吵/打起来。(可能是给长期做外贸业务折磨的,嘿嘿。)

    非常感谢你对我现在的描述,但细想想好像又不是我了。

    本人自认为变化最大的时期应是96年至01年(摘掉眼镜时期).
    另我对别人的小孩都很有耐心,但对自己的小孩则极度缺乏耐心。记忆中在上初中以前,我暑期最大的爱好就是带邻居家的小小孩玩耍。

    无论如何,我会向你描述的方向努力!争取做个名副其实的LATE-BLOOMER。

    HW”

  5. 我们家那位是early bloomer. 哈。

  6. 我看wh同学也是越长越清秀,快人快语不减当年。可以感到她肩上的担子重量不轻。。。。。。hw同学你得多怜惜一些才是。你们俩的名字缩写很好玩啊,对称相等。

  7. 冤枉啊。我长的胖是先天的缺陷,不是少干活了。

  8. 周立波的海派清口里说到蒋大为30年,只有一首“桃花盛开的地方”,怀疑是塑料花;其实何为NATURAL,何为ARTIFICIAL,并无一定界限;眼镜和假牙,都是现代人离不开的;我这样的中年同志,一副眼镜,一方面可作深邃状,另一方面可增加几分慈善感;有记者采访专栏作家沈宏非时,笑称沈的外表“胖胖的中年人,带着蒙娜丽莎的微笑”,沈公辩称:胖胖的蒙娜丽莎,带着中年人的微笑。

  9. 从“红灯记”里的李铁梅,到“花样年华”里的苏丽珍(张曼玉饰),可谓华丽转身矣。是“红妆”还是“武装”,仿佛莎翁笔下的HAMLET,“TO BE OR NOT TO BE”,颇费思量啊!

    robulinca 于 8/4/2009 8:42:17 AM 回复

    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啊?俺看不懂。请学贯中西的king先生,今后发言照顾点我辈的理解能力。就比如那个关于安大歌手的评论,俺会觉得很精彩。
    由 robulinca 于 8/4/2009 9:01:42 AM 最后编辑[REVERT=wh 于 8/4/2009 9:40:22 AM 回复]老king的意思是原生态和化装派在他眼里都好。 说明他还在怀念大学里同学们戴厚玻璃瓶底的样子。

  10. 一样能感受到hw同学的压力。中产阶级在国外的生活可能不如在国内滋润,起码做家务基本都得靠自己。不过女人是这么一种动物,可以凭着一点点精神上的安慰而无私付出,而且觉得很幸福。所以老公即使实在分担不了太多的活儿,只要真心关爱,都会令老婆看起来比较滋润。心累最容易让人憔悴。这话不针对你啊,只是有感而发。wh同学看着一点也不憔悴:)。

    wayneking 于 8/4/2009 10:06:44 AM 回复

    以前读唐德刚写的胡适传记,说胡适当年在纽约做“水经注”的考据工作,以胡适那样的人,终究难以真正融入外国的生活;据说男人思乡要比女人严重,就像FORREST GUMP,最后还是要回到ALABAMA的。

    wh 于 8/4/2009 10:52:29 AM 回复

    故乡是回不去了。就像余光中说的,故乡的人和事不会几十年不变地在等你。

  11. LIFE IS A STAGE, AND WE MUST PLAY A PART;WH同学是成功“转型”啦。另你们这个博客名字不错,NOT MUCH,如果译作孔乙己的“多乎哉?不多也”岂不甚好?

    robulinca 于 8/4/2009 9:54:07 AM 回复

    你、你、你。。。。。。不许这样大声译出来!

    wh 于 8/4/2009 9:07:08 PM 回复

    我老是想到中国人常问的, 吃了吗? 还没呢。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