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 032009
 

高中时和WQ也挺熟。WQ有蜜色的皮肤,厚厚的嘴唇,两只眼睛在胖乎乎但是很匀称的脸上眯成一道缝儿。刚入学时,看到这个扎着两只粗粗的猪耳朵辫子的女孩儿,觉得她很特别,很可爱。那时和谁也不熟,课间到校园里散步,碰见WQ,遂上前打招呼,一起散步聊上两句。WQ的个性像她的名字一样,挺大气,心里不装事儿,常“嘿嘿嘿”一笑;如果心里有点小九九,多半会在她侧头思考、蹙眉射出的研究目光中暴露无疑,或者在她自言自语的盘算中和盘托出,拒绝起人来亦大方有决断力。她们家人叫她“小千”。记得一次在学校里,我们经过存车处,她发现了一张夹在车后座上、写给“小千”的便笺。她爸来一中开会,看到她的自行车,就留个条儿,打个招呼。我觉得她老爸很有童心。她家里有政协背景,家长都是合肥市教育系统里的高层人物。她一直长在“花房”里,对党和政府有发自内心的信赖之情。98年老杨和宝川出国前,WQ和他俩到我家来,我们再一起出去。期间大家谈起政治,WQ成了我们仨的批评对象。她虽不服,倒也不恼。上大学后的一个暑假,几个同学骑车在安大校园里转时,她的车碰到一根软管子滑倒了,腿遭摔破。我们把她架到我家,我爸用他自制的消炎粉(把SMZ、先锋等消炎药磨成粉混合而成)撒在清洗后的伤口上,封以金霉素眼膏,再用纱布包扎好。我爸十分得意,说经他这么处理过保证没问题。不过我们还是把她送到安大校医院里给“正规军”看了一番。WQ对我爸印象很深,说我爸不拘小节,热情洋溢。今年三月底王静回国时,我们几个五班的女生在大部队吃完午饭后,到我家附近的咖啡厅里聊天。WQ和王静提议去看望一下我父母。大家于是在我家小坐了片刻。我跟老公说,当同学惦念起你的父母时,这份同学情意,就带了点兄弟姐妹、两小无猜的意思。我很幸运,和很多同学,以及后来的同事,有这样的友谊。

  4 Responses to “我的高中时代(十一)”

  1. 写得贴切生动,心里的印象也是如此的,就是自己写不出来,感谢汪洋的细心和文笔。
    有些观点也许与家庭背景并无太多的关系,而是家庭的教育和思想氛围;我的家庭很普通,但直到现在仍然有一些狭隘的民族主义。
    春节时同学聚会,对老杨印象深刻;给人的感觉很清新,没有城市里的浮躁,平淡里透些冷静的情绪,佩服!

  2. 还有,印象中毛沂兵对人很耐心,就是冷了点(呵呵,自己的观点),就是适合严肃的总参工作。

  3. 记得86刚开学不久,不知说起了什么惹的我这个愤青大骂起教育局,接着就说起教育局长.这时候忍了半天的万千回过头来"嗨嗨"两声叫停,这才知道她妈就是局长.

    还有一次去她家,万千外婆给我递了根红塔山,让我受宠若惊.

  4. Baochuan同学真是太岁千金头上动土呀!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一问,见电子邮件:)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