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302008
 

来源:郎咸平中文网

2008年11月15日

  去年下半年我写一篇文章《中国经济的八大危机》把今年企业萧条、破产的路径说得非常清楚,这个文章的点击率非常高,大概有1亿次,就像我的人生非常轰动,但是不受重视。

  一直到今年9月之后,我相信政府才慢慢体会到我国制造业的困境,如果能够在两年之前我们就能够当机立断,直接帮助我国占主体的制造业的话,我相信说不定没有股市泡沫,甚至没有楼市泡沫,也不会套牢这么多股民,这一切是我们对经济的诊断过于草率,政府的反映过慢。

  我最近听了很多相关人士的谈话,他们说哎呀,我们中国经济很好,国际金融危机不会对我们发生冲击,最多是金融机构买一点次级债,但数量不是很大,你知道我听了这话有什么感觉吗?我清楚告诉各位,由于我们改革开放成功,这30年来我国基本没有经历过萧条,所以我们的官员和我们的企业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特色:那就是我们只有个人的辛勤奋斗历程,都缺少大萧条的洗礼,因为缺乏大萧条洗礼,所以这使得我们的企业家对未来产生盲目的乐观。一定要经过几次洗礼后才能孕育出一批成熟、稳健、睿智、干练的企业家,这是我期待的未来。

  在三天之前,美国财政部长鲍尔森在财政部发言,我相信这个发言在内地没有激起多大的感觉,我们都是感觉非常好的民族,我们什么事都往好的方向想,在金融危机这么危险的时刻我们很激动,很热情想帮助别人,这个心态是好的,鲍尔森在三天前讲的话我重复一下,美国7000亿美元的救市方案,原来的意思是拿这些钱去收购银行不良债券,三天之前他改口,说这个不去收购银行不良资产,要去帮助信用卡、消费贷款、学生贷款。你们听这个话之后有没有感觉或者是有没有一丝凉意?这个转变太重大了,这个转变让我感到不寒而栗,可能你们没有感觉。而且我觉得我们对于国际金融危机的理解不够独特,甚至我们简单以为没有买多少次贷,我们不会像欧洲、日本和其他国家一样直接遭遇到金融海啸的冲击,这个话有一部分对,大部分是错的,我告诉各位,这次金融海啸的冲击将有可能绕过金融,直接冲击到世界经济,因此我们受的伤害比你想象的严重,尤其是三天前鲍尔森的发言让我感到震撼,我想把这一切在今天给各位做非常清楚的表述,到底我们如何理解国际金融海啸。

  我记得昨天晚上有人和我聊天,他们说郎教授,我们国家经历过97年的金融危机,不相信这一次扛不过。我说1997年金融危机算什么,是发源于泰国、印尼这样的国家不能和美国比,这次海啸的冲击是百倍、千倍的冲击,而且会恶化,已经波及到学生贷款,信用卡贷款你还不紧张吗?

  我想今天上午和大家谈谈金融危机的成因是什么?它的冲击是什么?为何会绕过金融机构冲击到实体经济,通过什么路径冲击,理解之后谈制造业的现状,我们有全面的知识的时候我们再和各位谈谈这次政府的4万亿的财政支出计划,我们如何理解,如何修正、如何更好地建设我们重庆经济。

  首先我想请问各位来宾你们认为这次金融危机的成因是什么?难道是简单的衍生金融工具太多缺乏监管吗?那么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请你首先想资本主义的灵魂是什么?资本主义的灵魂就是信托责任,你相信不相信这一次金融海啸的真正原因是从美国开始正如灵魂背后被破坏。我讲讲很久以前的美国它是什么样的情况。

  在很久以前有一批信用卓著的借款人,他们想在美国债券市场借钱,买车、买房子,首先他们到中介机构,中介机构搜集各种材料,包括税单收入证明,尽责进行第一关审核,第一关审核之后如果通过了再把这些资料交给银行,银行再从事第二关审核,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把1万元美金的借款借给这个借款人。我们国内很多银行就到此结束,还有很多银行可以继续像美国一样往下走,美国不会到此结束,把这个1万美元借出去之后,把这1万美元的债券卖给下家,包括美国政府的事业单位、房地美和房利美,就是帮美国老百姓买房子或者是投资银行,包括你们熟悉的美菱、雷曼兄弟,他们把这些卖进去之后就是房贷证券,就是10张债券,每一张的面值是10万美元,一旦成债券之后就可以抓牢了,这些债券只要从银行开始引申出的所有金融工具都是衍生性的金融工具。这个是次级债券。

  为什么把美国保险公司扯在里面,比如说AIT,就是10张债券投保,如果10张还不出我还,写保单,就是拿到金融市场卖,原来是10张房地产债券,现在凭空多10多张保单,这个又交易,多了一倍的金融工具,投资银行拿到10张债券之后怎么做?搞了一大堆东西出来比如和股票市场挂钩、和国债挂钩、和公司债挂钩,然后又创造出非常多的衍生性的金融工具,这些投资银行创造这些工具的时候又收手续费,我们这个衍生性的金融工具越大越好大家可以赚更多的钱。

  但是各位请注意,从银行后的衍生性的金融工具可以凭空创造出这么多的品种,原先是10张债券的5倍、10倍、30倍以上的品种,可是这一切的基础就是走回链条的最开端,哥们要付钱,每个月按时付利息,如果按时付利息的话没有问题,下面的链条可以发展,问题并不是说美国发行的衍生性的金融工具过多的问题,不是这么简单,这个最基础就是这些人按时付钱,如果按时付钱这次金融海啸就不会发生。怎么回事呢?真正的导火线就是这一切投资银行,尤其是华尔街的投资银行在整个交易里面创造出非常多的金融工具从中获利,钱越赚越多。请各位来宾注意一下,不管是股票、房地产抵押、期权、期货、保单也好,请注意这些都是未来支付的品种,也就是说未来支付的品种把我们未来所创造的财富基本都拿到今天来花,这就是为什么这些投行的从业人员非常富裕,薪水涨得高,这本来就是一个畸形。只要这个态势付款的话这个链条就不应该产生问题,虽然我们拿子孙的钱今天花。可是最后,华尔街腐败了,华尔街贪婪了,贪婪到什么地步呢?我以雷曼兄弟投资公司为例,这家公司经营不善,亏损20亿美元,有一家银行花十七八亿收购,他们的高管说你花十七八亿美元收购的话要给八名高级主管25亿美元才同意,这个这么贪婪,对股东的信托责任在哪里?把公司搞砸了没有愧疚心吗?没有,这时候要求股东按照合约把25亿美元给这八个人,否则是免谈。这种贪婪激怒了美国老百姓,而且贪婪之徒嫌钱赚得不够,开始酝酿新的产品,从最开始就酝酿,不是后面创造新的金融产品,而是从最根本之处破坏了美国的金融体系,那就是创造出一个所谓的次级债的系统。什么叫次级债,就是通过舆论、法律也好鼓励这些人买房子,这些人是什么人?就是信用不太卓著的人,在很久以前的美国这些人借不到钱,他们的信用不卓著,信用不够。

  好了,这些人找到中介,这个中介机构也贪婪了。也丧失了应该有的信托责任,他们做了什么事呢?比如伪造单身证明、婚姻证明、收入证明,我说到这里我们不是这么

 Posted by at 9:54 pm  Tagged with:

  One Response to “【转载】郎咸平重庆演讲:严冬才刚开始”

  1. 郎教授的讲话发人深思。今天还看到郑永年的一篇文章,探讨4万亿的财政支出应该怎么花,也深合我意。他们的共同看法是不应往基建上砸钱,单纯追求短暂的GDP增长,而无法把中国打造成一个有健康机体,抗压耐磨,内需旺盛的经济实体。郎教授建议资助流向制造业,服务业,物流业和金融业,就是要打造一个健康有活力的机体;郑先生建议资金用于推动建立社会保障制度和医疗、教育改革,就是要卸下压在中国人身上的包袱,释放内需。这两块如果真的能借机得到有效的推动和发展,我们就算是把危机和挑战变成一个机遇了。Fingers crossed!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