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22008
 

原载:新世纪周刊

被羁押10个月后,大学女生黄静被无罪释放。国家赔偿似乎无法化解她心中的愤怒,也无法解释她这段痛苦遭遇背后的真实原因

“我恨华硕!”当黄静在键盘上敲出这几个字时,仿佛有一股无形的愤怒通过网络传递过来。尽管走出看守所快两年了,黄静仍然无法摆脱那段噩梦般的岁月对她身心的纠缠。

2006年3月7日,因为“涉嫌向华硕电脑公司敲诈勒索500万美元”,首都师范大学华侨学院大三学生黄静被北京市海淀区公安局刑事拘留,随后被送到海淀区看守所关押。

接下去,她在那里度过了不堪回首的10个月。

“ 她们(其他犯人)打我,故意挑我的毛病,让我去干最脏的活。要剥蒜,叠纸盒子……他们让我‘戴狗链’,就是手铐和脚镣铐在一起,说我什么时候认罪就什么时候打开。每天把我放在地上,(我)活动不了。上厕所都要别人扶我去,别人帮我擦……”黄静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了这些话。看守所的生活显然已经在她心中造成了巨大的阴影,每次回忆都会给她带来极大的痛苦。

“我一直都没认罪,我没做错,让我承认什么。”黄静说。

抓捕

2006年2月9日,那天北京的温度有些低,黄静在中关村买了一台华硕V6800V笔记本电脑。她当时不会想到,这个决定使她原本平滑的人生曲线陡然改变。

当天下午,她就发现电脑老是死机,还开不了机。黄静马上把电脑带回经销商北京新人伟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寻求帮助,新人公司的一名销售代表帮她把电脑送到了华硕北京服务中心检测。

2 月10日上午,接到取货电话的黄静前往华硕北京产品服务中心取机,接待的工程师告诉她,电脑没有硬件故障,只是重新安装了一下软件问题就已经解决。但2月 10日下午,电脑故障再次发生。困惑的黄静又去了华硕产品北京服务中心。这次工程师对电脑进行了三个小时的检测,还是告诉她这部机器没什么硬件故障,重新安装完系统软件就没事了。

服务中心还给黄静开具了《华硕皇家俱乐部服务记录单》。

在这张服务单,对故障现象描述是:不加电,只检测出报告。检修说明:Reset,重做系统,上午又升级2.0G CPU为2.13G CPU。

 

资料图:黄静首次公开亮相

至于更换CPU的原因,工程师给黄静的解释是,因为客户等待时间超过两小时,所以免费升级CPU作为补偿。

但是到了2月11日,黄静发现自己电脑的在CPU升级后故障还是没有解决。这天是星期六,她担心服务中心不上班,就找来了母亲在北京的朋友周成宇帮忙看看。这一看出了大问题。周在用软件检测电脑硬件的过程中,发现这台电脑中的CPU,竟然是被英特尔明令禁止用于最终用户产品的工程样品处理器。

2006年2月14日上午,在北京市长济律师事务所律师舒梅和周成宇的陪同下,黄静携带摄像机去了华硕北京产品服务中心,询问工程师关于CPU被更换一事。当天下午黄静和周成宇见到了华硕中国业务群品牌总监郑威。

周成宇和黄静将与华硕交涉的过程进行了录音和录像。“成宇哥说要保留证据。”黄静这样解释她们当时的行为。但也有人认为,周之所以这样做,是为早有预谋的敲诈埋下伏笔。

在周成宇提供的音频中,一位女声承认“这个是我们的问题,我们也都很肯定这个的确是华硕的错。也代表华硕公司向你们道歉。当然我们也不想把事情闹得那么大。按照我们的流程,这个CPU是一个备用,是我们暂时借给你们使用的一个备用制品”。而在2月15日的音频中,被周成宇称为“华硕公司中国业务群总经理许佑威”的男声则做出了这样的解释:“按照我们的流程,这个不是我们借给她备用的,是新人(代理商)借给她备用的。”

因为觉得许的说法“不负责任”,2月15日,黄静提出了要求华硕公司按照其年营业额0.05%进行惩罚性赔偿,数额为500万美元,这笔钱将成立中国反消费欺诈基金会。尽管周成宇称“这个钱是由华硕公司自己出资,自己管理。不会到我们这里来,我们不要任何个人得利。”但事隔两年后还是有许多人认为,正是这个当年被许多媒体称为“ 天价索赔”的500万,为黄静惹来了后面的牢狱之灾。

备受争议的500万数额的确定,黄静说“500万美元的数额是跟舒梅律师还有成宇哥一起商量的”。

“中国的法律并没有去禁止索赔高价。难道要钱要得多就是道德败坏吗?黄静就算是自己想要这个钱,何错之有?何罪之有?”周成宇激动地表示。

周成宇说,也是2006年2月15日,许佑威要求对黄静的电脑进行再次检查,检查后会在24小时内做出答复。

2月16日上午,在双方约定的北京市公证处,华硕公司的两名代表在进行了反复检测后,确定黄静的电脑被更换的确实是工程样品处理器。

2月17日下午,许佑威承诺的24小时到期,黄静和周成宇把掌握的所有材料提供给了英特尔(中国)有限公司。

2月18日下午,华硕与黄静联系,要求继续和解谈判。周成宇依然提出索赔500万美元的和解方案。参与谈判的华硕法律顾问邱宝昌提出需要10天时间进行调查,调查清楚后才能处理。

2月28日,10天期限已到。黄静没有收到华硕任何答复。她和周成宇打电话给郑威,但无人接听。

3 月1日,黄静、周成宇和律师舒梅再次去华硕公司进行第四次谈判。视频中的黄静情绪有些失控,甚至哭了出来,大声喊着“我现在只想知道一个问题:我需要等多久”。周成宇说,参与谈判的邱宝昌完全推翻之前华硕其他代表承认过的所有关键事实,说黄静及代理人是受人指使,要让公安机关介入调查。周成宇和黄静向华硕宣布正式终止谈判,并决定于3月8日向法院提起诉讼。

3月6日,华硕公司接连给黄静打了14个电话,邀请其次日去公司继续谈判。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却大大出乎了黄静和周成宇的预料。

“3 月6号晚上,郑威给黄静打电话。说明天你一个人来,不要带别人,把电脑一起带来。第二天,黄静没有带电脑,带着我去了。我们一进华硕公司,郑威向我们出示了一个华硕董事会的决议授权。说我现在代表公司,你们不就是要500万美金吗?那我们这个事情不用再谈了。当时我和黄静觉得莫明其妙,就站起来往外面走。走到电梯口,一大堆警察把我们逮了。”周成宇说。

随后,周黄二人被送到了海淀区看守所关押。周成宇说,他们当时也向警方出示过证据。

“我们当场就从兜里拿出来一张光盘,警察上来就啪掰断了,扔了,说什么证据?没看到。进入预审状态了,审我们的警察问你们说这些有什么证据啊?我们说刚才那个警察给我们扔了。他们说那怎么可能呢?这不是胡说八道吗?”

2006年4月14日,黄静因涉嫌敲诈勒索被海淀区人民检查院批准逮捕。

周成宇

黄静事件中,周成宇是一个绕不开的关键角色。

自从决定向华硕提起诉讼,黄静和母亲龙女士就极少出面,华硕方不做任何回应。媒体唯一能够接触到的当事人,只剩下了这位黄静的全权代理人。

这位黄静口中“帮我很多,为了

 Posted by at 10:29 pm  Tagged with:

  2 Responses to “【转载】天价索赔与一个女生的10月牢狱之灾:我恨华硕”

  1. “海淀检察院做了国家赔偿的决定,是否意味着承认当年公安部门扣押黄静是错误的呢?海淀区检察院表示现在不便做任何说明。一位不愿具名的司法业内人士分析:检方在办案时不掌握一定的证据不会轻易对嫌疑人执行逮捕。至于后来为何又不予起诉,其间隐情尚未可知。”
    我很好奇是什么隐情。

  2. 这个案子我看了。胆寒,公民权在哪呢?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