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12012
 

下午找要给爸爸带去多伦多的书,发现了一堆他们为我保存的信件。

OMG,居然那两封愚人节情书还在!字迹潦草,大概想扰乱男女主人公的视听吧,现在却着实干扰了我的视线。扫描下来,准备配在《那一年,我们一起过的愚人节》后面。

有一封人才交流中心给我的公函,让我去扬州一家中外合资的出口型服装辅料工厂工作。那家工厂当年人均年收入2500人民币——好像也不错了,同时找到的一条当年12月的工资单上,我的实发工资是154块多。那时候,也能过得纸醉金迷的。大四那年,以参加一个全国人才交流会为名,请假去北京,玩得high,顺便也找到了几家工作单位。

碰碰老公:“你看,我毕业时候的一封接收函。”老公接过信看了看,哑然失笑一声,还给我。明明知道是傻问题,还是问他:“我要是去了,就碰不到你了。。。。。。你是希望我去,还是希望我不去?”老公背对着我继续看电脑,明智地大声说:“我希望你不去。”

还有师姐的来信,提到师哥带我一起去他们班的聚会的事。那时我刚工作三个月。师姐在信里说,看照片感觉我长大了,可是看到那张开怀大笑的又觉得还是老样子。师姐师哥是同班同学兼浙江老乡,高我两届。他们当年,一个我们学院女排队长,一个男排队长。师姐温婉周到,外柔内刚,师哥有一双细长明亮的眯眯眼,极具个性。第一次见到师姐时,我刚入学,正在宿舍里整理东西。她敲门进来,问:“哪位是WY?。。。听说你排球打得不错,想不想参加我们学院的排球队?”于是我换了球衣,跟她一起去排球场打球,接受检验。我们是学校里最牛掰的学院,体育方面亦是如此。穿着院里发的运动服,在大操场上打球时,不免觉得自己也很牛掰——原谅我那颗虚荣的小心脏吧。

每年11、12月间学校排球赛,我们提前三四个星期开始集训。男女排在相邻的草场地一起练,有时也混在一起打着玩。师姐一直是主力二传。她说她最爱接我的一传,很稳。有一次师哥他们要练拦网,其他队友还没来,而我正想练扣球,于是我们就对打起来。那是我第一次面对两个男生的拦网,真觉得犹如手前有堵墙,扣起来特没把握。不过初生牛犊不怕虎不是,我结结实实地喂了他们N个扣杀,双方各有输赢。他们赞我勇敢,我心里那个得意。。。。。。他们班颇有几个男生在排球队里,我跟师姐又好,有时到她宿舍玩,曾在万圣节装神弄鬼地去讨糖,也曾到他们班蹭听外教的课,所以跟他们班的人不算陌生。他们毕业的时候,我给几个人的毕业册留了言。后来比我高一届的一个师兄说:我看过你的留言,说你爱师姐,也爱师哥。这这这。。。。。。我其实写的是:“我爱你们俩——你是房子,他是乌鸦。”一个月前我们去杭州玩,还跟房子和乌鸦聚来着。房子陪我们游植物园、岳王庙,一如十几年前他们俩陪我游植物园、茶叶博物馆和西湖,摄下许多明媚如花的照片。我跟他们的女儿说起她老爸老妈当年的丰功伟绩,乌鸦则跟我的小子们说他们老妈当年那是天人。鉴于他一贯的冷峻讥诮和我的低调模样,我有理由怀疑他是在说反话。N年过去了,我们应该都变老了一点,却又似乎什么也没变。

我还是那么喜欢他们,我的房子和乌鸦,以及那些象这个下午一样明朗的时光。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