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32012
 

罗布林卡自称是个天生的吃货。

因为她怎么吃都不胖。

人的收入有高低,口味有精粗,吃的东西就各种各样,很难说这种的一定比那样的更具吃货特色。唯独这吃不胖的本事,是学都学不来的,让人吃时痛快淋漓,毫无后顾之忧。有这本事的人,不当一个忠实的、谦逊的吃货,岂不暴殄天物。

罗布林卡赶上了国营外贸公司红火日子的末班车,很是过了一段纸醉金迷的青春岁月,期间赴宴无数:工厂请、请客户、哥们姐们互相请。。。。。。鸡鸭鱼肉、狗兔驴蛇,八大菜系N多流派,她或多或少有些体验。饭局一般人人免不了喝酒,只有罗布林卡例外。她本不善酒,更不善劝酒、推酒,一进公司便宣称:我酒精过敏,滴酒不沾!众人看她纤瘦,坚定,遂不再逼她喝酒。饭桌上,常常别人互相拉酒,罗布林卡独自啖食,不紧不慢,不慌不忙,吃下全桌最多的精华。

其实罗布林卡最喜欢的,是好吃的家常菜。普普通通的材质,普普通通的调料,普普通通的炊具和手法,做出让普普通通的罗布林卡吃了还想吃的菜肴,这才叫境界,才是真谛,吃货生活的真谛。

境界是用来向往的,真谛是用来探寻的。

我其实是想说,罗布林卡是不擅长厨艺的。她拙手笨脚,只擅长喜爱打球、跳皮筋之类的室外粗活儿,对女红、厨艺的学习却缺了一点领悟力和热情。她家里,哥哥姐姐爸爸妈妈外婆爷爷,个个都比她大十几到几十岁不等,家务活她基本是插不上手的。先天条件加上后天环境,造就了一个纯粹的吃货:只吃不做。象罗布林卡这样focus on“吃”的吃货,才能叫纯粹的吃货。她的愿望之一,是拥有一台自动烧菜机:把原材料放进去,一按按钮,过会儿就出来一盘色香味俱全的菜(其实色无所谓啦,甚至香也没有绝对的要求——炸臭豆腐干的气味一点也不香但一样好吃,味道好就成)。很久以后真的出现了这样的机器,只是尚未达到罗布林卡的要求:且不说它做的味道如何,最耗时又枯燥的洗、切工序它不管。其实,洗衣机、食品加工机都有了,稍稍结合一下,这些功能实现起来应该不难,她憧憬地想。

说罗布林卡从来不做,也不完全属实,尤其在她为人妇之后。她自诩擅长调味,对凉拌黄瓜、西红柿或小萝卜一直很自信。出国后赶鸭上架,数度当起大厨。她有个文档叫recipe,专门搜罗网上厨坛里的招式,迄今试验过寿司、琥珀桃仁、凉皮、美味百蔬汤、酒酿,等等。她还跟外国朋友学来几招,做过英式燕麦烘糕、澳式蛋卷派、越南米皮春卷,等等。你一定看出来了,罗布林卡喜欢搞些副业小品。她真正拿得出手的主菜,只有红烧鱼和糖醋排骨。前者是得了些她爸爸的遗传,后者是得了个川籍姐夫的秘方。其他的,就是按回忆,学猪跑,应付了事。家里请客或者去pot luck,基本是买现成的,省事。老公对罗布林卡的要求很矛盾,要不没要求,要不必须要完美,又不喜欢让自己的胃口被她试验来试验去的,所以数度夺过掌勺大权,自己做。罗布林卡既不精于厨,对厨子的要求便不高,又不挑食,吃什么菜都津津有味。好吃的当美食享受,不好吃的当养料填肚,真个是不拘一格,丰俭随意。

她吃菜肴,有如她看小说,吞时品味无穷,过后却多如过眼烟云,不留印迹——吃就吃了呗。故而数十年来,只有这几样美味令她永志难忘:

很小的时候,罗布林卡一度对红烧猪嘴唇向往不已。有一次家里买了很多,让她一次吃个够。不料物极必反,吃撑了,以后再不肯吃。与之相反,她小时候很少见到冰糖葫芦,偶尔碰到了,也常因为口袋里没有半毛钱而只能望洋兴叹。那鲜红可爱的一串串糖葫芦,就成了罗布林卡的weakness,长大以后见到就忍不住想买,虽然并不一定想吃。

她不在酒桌上拼酒,但喜欢和朋友一起随意地一边喝点、一边聊天。罗布林卡象她的家人一样,不善饮,但自诩很会品。她爸爸曾经请一位老朋友来家中小住,以助他驱散中老年丧妻之痛。知他爱饮,搬出家中所有存藏多年的酒来,什么汾酒,口子酒,竹叶青,五粮液,等等等等。罗布林卡那时还是个大学生,平日里连红酒都只在过年时才沾,为了陪老伯,也喝上了几口白酒。那么多白酒里,她说她只喜欢出自卓文君家乡的邛酒,淳厚温香。这个品味得到老伯的赞许,令她很是得意。

她爸爸厨艺高超,但退休前只在来客或过年过节时才露一手。罗布林卡记得他烧的白菜杆子炒肉丝。那时家里人多菜少,饭桌上她爸一人一勺分到碗里,各人一点点地吃,舍不得一下子吃完。还有大蒜苗炒肉片,也是香味扑鼻。出国以后很少能看到大蒜苗。有时别人家大概在烧蒜子,飘出的香味,勾得她特别想吃大蒜苗炒肉,那简直成了她的乡愁。她爸的熏鱼、卤牛肉和糖醋排骨,是过年时的美味。罗布林卡常忍不住溜到厨房,顺手牵羊地取走一块。

在外面吃的东西里面,极品是成都名小吃店麻婆豆腐老字号里的麻婆豆腐。大二时罗布林卡到成都玩,坐了老远的公交车专程而去。只小小的一碗,却鲜美无比。她其实已经忘了它具体是什么味道了,只有吃时的陶醉感觉深刻在脑海里。其次是很多年前在她家乡城市里喝的一碗鱼翅蟹肉汤。那是一个泰国客户请吃饭时点的,清淡鲜美,让她第一次深切体会到,原来汤也可以这么美味。前不久她去青海湖游玩,在藏民家里吃的自制新鲜牦牛老酸奶也是妙不可言。在上海一家西餐厅M on the Bond里,她吃了平生最美味的龙虾尾和巧克力。蜗牛也为她所爱。以前出差,在桐庐街头早点摊上,她吃过平生最美味的豆腐脑和糯米团包油条。。。。。。

俱往矣。吃不胖的时代随着罗布林卡的青春岁月一去不复返了。好在她仍然胃口很好,虽然口味越见清淡。如果你问那个有点圆的中年妇人,她现在最喜欢吃什么?她多半会张口结舌,一时想不出个具体的名字来。什么都可以很好吃,什么都不是非吃不可。要是一定要选出一样有象征意义的东西来,她会说她最爱豆腐。盖因豆腐普普通通,毫无奢华之气,却上可入尊贵国宾宴,下可进寻常百姓家;好似平淡无奇,却有各种做法使之成为美味佳肴——而且,独具东方色彩,非常健康。

  4 Responses to “吃货罗布林卡”

  1. 作为同FOCUS ON 吃的吃货,此文太与我有戚戚焉了。

    我终于安顿下来啦。

  2. 按照一位朋友的说法,都是“红尘里的平凡小吃货”:)。
    你们安顿下来就好。在温哥华吃食,应该不会有乡愁。

  3. 最后一句经典:最喜欢吃豆腐。

  4. 你这人细皮嫩肉的,又娇气,象块豆腐。。。。。。

    臭豆腐。

Leave a Reply to KC Cancel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