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082012
 

看到一首纪念卢沟桥事变的诗,认为与其痴人说梦搞睦邻友好,不如加强国防,“飞将不可缺”。由是写了下面的短文:

不知中国和日本之间的纠结,会不会永世延续。紧邻大国强国太容易有利益冲突了,加上有历史宿怨。不管怎么说,近代以来中国一直被日本欺负;在可预见的将来,日本也一直会是中国的潜在敌人。作为中国人,我在感情上不喜欢日本,行动上不排斥日本人,排斥日本货。

但我不是不佩服日本的。一个资源匮乏的弹丸之地,能跻身亚洲乃至世界强国,在文化上也多有建树传承,不能不令人钦佩。前同事四月肥,5年前从美国读完MBA,回国继续开她的公司时,很是抱了一些爱国热忱,觉得自己创造就业上缴税收报效了国家,很自豪。前不久大家小聚,她却完全对现在的中国失望,不想久待。究其原因,除了她所看到的社会乱象,日本之行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两相对比,一个是文明有序的民主社会,一个是弱肉强食的混乱国家。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可算同文同种,二战后大家也都是从一穷二白起步,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

说到日本人杀戮、奴役、掠夺中国人民,其程度其实不如XXX。不过后者是“自己人”,一般引不起国家仇、民族恨。客观一点的话,中华民族近现代的悲剧命运,不能赖到外族身上。内因总是主因。如果你能原谅、接受对自己人的整肃折磨,为什么就那么难放下日本人曾经犯下的罪过?

话说日本人总不肯真诚道歉,象德国人那样下跪谢罪,还把一级战犯供在神社里祭奠,我们当然不高兴。(话又说回来,中国在强盛时期也欺负过周边小国,比如高丽、越南,我们好像没觉得有什么必要道歉。)最要紧是警惕他们犯我的狼子野心复燃。“飞将不可缺”就是为的这个,我绝对赞同。除了飞将不可缺,明主、良相、悍民也不可缺,否则纵是李广,还不是死路一条。那个明主,最好是民主,比较能制度性地保障所有这些群落的存在。

不禁有点好奇,美加两个大国也基本上是同文同种的紧邻,相处倒算友好和谐,虽然很多加拿大人心理上也不喜欢美国人的自大。为什么他们能睦邻友好而我们不行?除了没有中日之间那么源远流长的纠葛,以及政治制度趋同外,我还真想不出答案。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是为乱想。

七七事变七十五周年之际,向曾穿上征衣为国浴血奋战的英雄们致敬!愿中国再不遭受这样的事变!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