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032012
 

Lily长着一张眼神明亮的娃娃脸,常“噗”地向上吹一口气,把遮眼的留海分开。她是我们班最小的女孩子,也是最容易掉进感情漩涡的女生。

这次她陷入了对Ian的狂热爱恋中。Ian比我们高一级,英语很好。Lily跟这个旗鼓相当、甚至更胜一筹的男生在英语之角斗着斗着,心高气傲就变成了芳心暗许。但Lily只是自己爱得辛苦,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猜测着他是否也喜欢她。整个寝室都随着她心里的惊涛骇浪,陪她一会哭、一会笑的。
 

我不是她们寝室的,不过常去玩。Lily、Maggie和我有一种既亲密、又若即若离的关系。看她这么难受,我决定帮她一把,快刀斩乱麻。
 

于是,在大三的那个愚人节来临之际,我写了两封情书。
 

一封给Lily,一封给Ian。两封情书在表达了对对方英语水平的欣赏和仰慕之情后,约对方在4月1号下午某点到理科西楼后面碰头。
 

没有署名,只有隐晦的象征符号在签名处。如果你已心有所属,一定会从中领悟到它的含义。
 

那两张信封,可没少花我心血。为了以假乱真,贴了旧邮票。用墨水瓶盖沾黑墨水补全邮戳。手写补上邮戳中间印刷体的日期数字。。。。。。OMG,那真是一件杰作啊!
 

负责分发信件的生活委员Shirley是Lily的铁杆粉丝,一口答应把信塞进它们该去的班级信箱。Shirley说话又尖又快,那两个礼拜忍得嘴痛。她们整个寝室,都在等待那一天的到来。Shirley担心如果事情非Lily想象,Lily会受不了。Maggie则怀疑整件事能否成功。但她们多多少少都认同我的想法:让暴风雨来得快一点吧,长痛不如短痛。
 

3月30还是31号,Lily收到了属于她的情书。她一下子就猜出是Ian。激动和快乐,在空中爆炸。
 

我们象地下党一样,兵分几路,悄悄包围了理科西楼。终于,Ian早于Lily到达碰头地点。有点忘了,也许我给Ian的时间要稍早一点。
 

Lily也出现了。
 

我们忐忑不安地等待着。
 

Lily跑了出来,她在哭。Maggie追上去,扶她一起走回宿舍。
 

我进了理西。Ian他们班过一会儿要在一楼的阶梯教室上课。
 

教室里已经坐了些人,有人正在黑板上写节日快乐之类的字。我硬着头皮走过去,找Ian。
 

在好奇的目光中,我拉着Ian进了旁边的空教室。更多的人来上课了。经过空教室门口时,有人探头,有人吹口哨。
 

不过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得为Lily讨个公道。记不清都说了些什么,只记得当时我很激动,解释前因后果,质问他为什么伤害Lily。Ian有点发蒙,诺诺地说不出什么话来,只说他没想到是Lily。我说你看那个签名,像个老式电话机,不正是Lily名字缩写拼成的图案吗?
 

我讨回情书,放他上课去了。
 

过了一段时间,Lily也把情书还给了我。
 

我多希望它们还保留在我的手上。
 

但这两封愚人节情书,正像课本里那些缤纷的书签,刻画着多少美丽的诗可是终究是一阵烟。。。。。。
 

很久以后,Ian和一个比他大很多的离婚同事建立了家庭,并移居澳大利亚。
 

更久以后,Lily和一个比我低两届的高中校友,在旧金山结婚生子。一直以来,我们见面不多,若即若离,但依然亲密。
 

  3 Responses to “那一年,我们一起过的愚人节”

  1. 真的不能理解,lily咱班花一朵,还有被看不上的? 应该告诉咱们,砍死那个l.

  2. 你啥时候溜过来的?Puppy love,都是puppy love惹的祸。

    wh 于 4/21/2012 9:33:56 PM 回复

    好久没来溜达了。 你要在国内呆多久

  3. 青涩年代美好感情啊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