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092011
 

网上看到写学数学的痛苦的帖子,想起两个学数学的老友,老张和老黄,以及一班同事哥们姐们。听着老狼的老歌,从前的点点滴滴回到眼前。

老黄当年是数学系的系花,而且是个运动健将。认识她以后,想起学校运动会上,确实依稀见过这么一位高挑大眼的清秀女孩。我那时应该是象看明星一样,在看台上看她穿着运动衣,在四百米操场上走来走去。那时的老张,应该正端茶送水地递着殷勤吧。

先认识的老张,那时叫小张。我进公司的时候,他已经上班一年了,在我眼里简直就是个职场老手:又老练、又幽默,和上上下下的同事都透着股亲热劲。他在家是老大,很会怜香惜玉。女孩子跟他一起出去,必定被照顾得体贴周到。他又豪爽仗义,喜欢跟人拼酒,不醉不休,所以有一大堆狐朋狗友。

部门里算奖金的事都归数学家老张管。但在聪明异常的老黄面前,老张还是略输一筹。我都想象不出,他当年是怎么用苦情计赢得美人归的,因为我见到的他从来是嬉皮笑脸的。但老黄亦是个豪爽女子,酒桌上无论酒量还是气势,都不输男儿。以前他俩自己在家的时候,还会你来我往地咪几口。

你一定看出来了,那时我们经常花天酒地。老张他们一批一起进公司的,和我这一批,很快就熟起来。一帮年轻人,主要是几个骨干男生,比如小张,小刘,老道,小阎,小李,下班前就商量好,今天在哪搓一顿?搓完后再来什么节目?省级国营外贸公司那时候,日子还是很红火的。小年轻们没家没口,每天想的就是玩。吃完饭,再去舞厅跳舞唱歌,打保龄球、台球,或者打牌打麻将。看起来俗得不能再俗了,但是,很快乐。男孩子们很傻地互相拼酒,骨干以“好大事”宿舍的四个男生为主,其中的老张连带编外人员老黄是最爱热闹的。“好大事”的文化就是喝酒。他们几个室友处成了兄弟,酒桌上没人敢跟他们较劲。想喝酒?来吧,好大事!不叫你小子趴下,怎对得起我们“好大事”宿舍的名头!老黄虽是编外人员(家属),却为“好大事”文化贡献了不少力量。酒桌上我们听到很多他们的故事。俩公婆一个情深义重,一个聪明过人,两个都豪爽无羁,给朋友们带来很多欢乐。四月肥在去年的情人节写了这段故事:

“97年的V DAY, 我在老张家, 看到花瓶里放着菊花, 就问黄老师, 这是给小平同志去世买的花啊?  黄老师答, 这是老张送的V DAY的花。 我晕。  还有一次, 应该是02年或03年的V DAY, 当时我在从华沙到法兰克福的火车上, 欧洲的大半夜。  因为不停的有出境入境事宜, 一直无法入睡, 好不容易到了四五点钟,刚 迷糊过去, 接到一个电话, 来自老张, 祝我V DAY快乐。  在欧洲的夜里愣了半天, 心里却是温暖的。”

世事变迁,那一帮年轻人,渐渐各有前程。但这一段长达7、8年的青春岁月,却刻在心里,再不会改变。我出国后,逢年过节,留守家乡的兄弟们会去探望我的父母。有事找他们帮忙,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后来回国,跟很多以前的好同事一样,在上海工作。我们时不时聚会,去酒吧喝酒,茶社打牌,演唱会听歌,看电影。。。。。。“衣不如新,人不如旧”,信也。偶回家乡,留守的一班兄弟姐妹,肯定是要聚的。大家都已拖家带口。于是大人一桌,小孩一桌,各得其所,其乐融融。车站机场,接来送往,无微不至。常有一种被他们宠坏的感动。他们彼此,更是经常一起运动、旅游,友谊由大人传至下一代。

如今和他们天各一方,难见一面。但情意无关远近。想起他们,心中不免温暖。

祝愿我的哥们姐们和他们的孩子们,身体健康,平安如意。

  7 Responses to “老张和老黄,以及我的同事哥们姐们”

  1. 写得真好,让我回忆起刚刚参加工作的那段青春年少:年轻人,有时间,没负担,钱不少。。。

  2. yang的文笔就是好,记性也特别好!平凡而俗气的小事(整体价吃喝玩乐)都写的很生动、感人、耐人寻味,真的还勾起了我这局内人的美好回忆……方便时带两个小刘和一个老刘回来一起看看、聚聚、聊聊、吃吃、喝喝啊。

  3. 关于老张当年是怎么用苦情计赢得美人归的,大致情况是这样的。。。此处省略555字。

    由 康城 于 10/18/2011 6:59:15 PM 最后编辑

  4. 和老道的共事时间最长了,从合肥到上海。在上海的公司里,一次工厂老总和业务主管来访,看到我们彼此说笑,羡慕地说你们公司内部(干部)关系很好。嘿嘿,那是!记得最清的镜头之一:07年夏天公司组织去海南旅游,小年轻们在包房里唱歌,晚了,老道同志蹲下身来,温和地问我:“要不要我先送你回房间?”哎呀呀,那是我见到他的最温柔的一面!最得意的事情是:08年夏天公司组织到浙江一个山区玩(名字怎么忘了),老道一路陪我下山。到山脚的时候,天近傍晚,游人已稀。我看到攀岩的地方没人了,就去一试。结果老道觉得我都上去了,他一大老爷们不试试说不过去,只好克制着自己的恐高症,也攀登了一把。下来后很感谢我地说,要不是偶勇攀高峰,他是不会有这体验滴。呵呵。

  5. 好腐败的生活…相比之下, 我毕业以后的北京高校生活真正劳其筋骨,饿其体肤,除了一张北京户口外一无所有. 北京高校青年教师出国很多,表面看志在千里, 实际都是活不下去了. 不知现在是否有所改观.

  6. 饿其体肤?太夸张了吧?难怪宝川总是那么瘦,毕业后底子没打好。。。还有更腐败的,比如WL之流。我记得他刚毕业工作那会儿,可能整天公款吃喝玩乐,真是往横了里长,脸冒油光。

    不过我们出差的辛苦,可是真正的“劳其筋骨”。那时候差不多一个月有1/4 – 1/3的时间在外奔波,看工厂、验货、接待客户、开交易会等等。我是做新产品开发的,业务从电话号码本上找厂家开始,顺藤摸瓜,一路摸爬滚打。一开始没订单,工厂(很多在乡下)多半不会派车接送你。所以我出差做过的交通工具,真是五花八门:飞机、火车、汽车(你见过没有固定座位、只有可移动的小木板凳的汽车吗?)、轮船、摩托车、自行车,等等。有空的时候,可以写上一篇。那时候我还属于瘦弱体质,跑一趟回来就像散了架。长途汽车坐得得了颈椎病。不过还是很怀念那段生活。

  7. 有一年见WL,吓了一跳,以为刘欢到合肥演出了.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