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192009
 

       有时候不期然碰到好歌,一听倾心,却不知其名。它们象一缕缕芳魂,不留踪迹,却缠绕心间,让我苦苦追寻。

       2002年的一个早晨,在Indianapolis的公寓里,我的收音机按时自动播放起NPR(National Public Radio)的节目。我尚在半梦半醒之间,知道这是一个访谈音乐家的节目。睡梦中只觉歌声苍莽激越,好象还梦见一辆吉普穿越茫茫西部沙漠,车内音响大作,歌声在天地之间缭绕。醒来后节目早已结束,只留下我对那首歌的想念。老公主动请缨,要帮我从网上找歌。我绞尽脑汁,试图回忆起一点线索。这时方体会到“春梦了无痕”的无奈。不过我还是根据梦境,大胆提出一个名字让他试着搜索——California Dream.  还真有这名儿的歌,而且有好几首。每点击一次“试听”,我心里都有点点激动,期待与我的“那首歌”相遇。不是的,也不是的。。。。。。突然间,梦中的歌儿响起,真切地落入耳中!我的梦中记忆有如神助,准确率达到99%。这首歌,就是California Dreamin’,  by the Mamas & the Papas.有趣的是,作者John Phillips 是在梦中捕捉到灵感,然后醒来,叫醒妻子 Michelle Phillips,帮他写下这首歌. 这首创作于1963年的歌,在滚石史上500首最佳歌曲榜中排名第89位。

       2007年8月的一个夜晚,在丽江古镇,我和侄女山遥到一家店里订去泸沽湖的车票。店名好象叫“自由行公社”。店面很小,可以吃饭,但以喝酒、喝咖啡为主。小店布置得整洁雅致。墙上贴满游客们的手迹,有心情记录,也有找旅伴的留言。一条狗在桌间钻来钻去。昏黄的灯光中,一把极为低沉的男声在缓缓吟唱。那磁性男音的穿透力,使得声音就好象是在你耳边回响。而他的歌,则象一条神秘的河在流淌,音符跳跃其上。没有比这更适合在酒吧里放的音乐了,我想。从泸沽湖回来,告别丽江古镇时,我到小店里询问。店员说是“雷纳德”的歌。一张没有任何标签的盗版碟片,要价30还是60块。当时天下雨,要赶路,店员的态度也懒洋洋的很不友好,便没有买。回上海后在网上搜,却怎么也找不到。信息爆炸的网络上,“雷纳德”有成千上万个搜索结果,我却找不到想要的,并且也不知道这个名字到底正确不正确。有一天晚上下班回家,顺便去“全家”超市买东西。一进门,听到那个独特的嗓音和音乐!只是广播已近尾声,得不到更多线索。赶紧问店员,他们都说不知道。有一种“失之交臂”的遗憾。这之后不久,还是老公,帮我在网上搜到了。我觉得他对牵涉到电脑的东西有一种神奇的感悟力。我至今不知道,他是怎样只凭一个“雷纳德”的中文译名和我的抽象形容语句,找到云南的酒吧里我听到的那几首歌的。现年75岁的Leonard Cohen, 加拿大诗人、小说家、词曲作者和歌手,就这样被我认识。A thousand kisses deep, By the rivers dark, In my secret life。。。。。。这些歌神秘、性感,缓缓地、深深地攫取住你的心,尤其在夜深人静时。

       深夜里写出这两段找歌的经历,起源于晚上跟老公闹了别扭,为了两副价值10元的日全食观测眼镜。他觉得家里7个人买三个够了,我则想基本做到人手一个。老公一副坚持原则、爱谁谁的模样。我气恼之余,决定自己注册支付宝,上网购买。作为一个电脑白痴,几经努力后,发现就是没法儿输入密码,可能登录安全控件没玩转。天很热,心很烦。我打开Leonard的歌,安抚一下自己。这时我看到一个文件,是老公两年前一时冲动发给我的情人节礼物:一个Word文件,里面有四张love coupons,一张可以要求一个烛光夜晚,一张可以要求月下漫步。。。。。。我找来找去,看有没有“没有任何理由就是得满足我的要求”的coupon,可惜没有。不过这好像没什么关系,反正我有coupon,而且还从没用过呢。于是理直气壮地转过脸说:“你看,这些coupon!你得帮我建好支付宝账户!”老公也不记得coupon上都说些啥了,情急之下反击道:“那都什么时候的coupon了?早过期了!”呵呵呵呵,这可真是自投罗网啊!因为coupon上印着“NEVER EXPIRES”!老公没辙了,只好说“好好好”。但他还是很狡猾的,没有帮我建支付宝账户,而是又买了两副眼镜。。。。。。

       坐着听歌,想起寻找它们的经历,有些感慨。是以记之。
 

  9 Responses to “寻找”

  1. What a coincident, I have been listening to Hallelujah (covered by Rufus Wainwright, Jeff Buckley, K.D.Land and Cohen) over and over this weekend.

  2. 刚开始看的时候,心理挺高兴,以为LP表扬我的电脑特长;看到后面,才发现不对劲,LP笔锋一转,表扬变成了批评。总结一下:
    You can never commit something “NEVER EXPIRES”, unless you commit it orally. Otherwise, your commitment will be fulfilled sooner or later.
    Grimace

  3. 君子一诺值千金。对于一个有传统美德的中国人来说,口头承诺应该是一样有约束力的。但我同意,人不可轻易承诺一个“never expires”的东西,因为人的心常常会expires——这两者的不同步,会使人陷入不仁不义的状况,虽然他/她可能心地并不坏,象千百个邻人一样是个有缺点、有优点的平凡人。

  4. 哈哈,符合刘博一贯作风!

  5. 这应是我认为写的最好的一篇;大约好文章一定有个规律,第一务必在万籁俱寂之时写就,第二必须带着些情绪,"心如止水”肯定不行的。蔡澜先生当年写美食专栏,常在夜半之时,也不吃宵夜,饿着肚子写,写出的美食文字必定吊人胃口。

  6. what a romantic story. Admire.

  7. 我跟你干杯!唉,可惜俺老公不解风情,硬是把它解读成了一篇文艺的批评。很怀疑他小时候语文是怎么学的,那时可是经常要考中心思想的。

  8. 解风情的一定不是老公;根据偶多年观察,人群中,文学女青年最后嫁给文学男青年的比例实在太小。1926年2月19日文学男青年徐志摩自上海致陆小曼信——“眉眉我亲亲:你邀我于情人节之夜共赴烛光晚餐之电邮已收讫。我知,今年的西式情人节,恰与吾国之元宵节相连,琉璃世界,中西合璧,金风玉露,你我狗男女恭逢此‘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愿能同年同月同日死’之境界,安有不亲自之理?可是眉眉你知吗,情人最怕的就是过节。春节在内,都是反情人的。而世界上偏偏有一个节日叫做情人节。”(注:这里的电邮绝非今日之EMAIL,乃“电报”之意;这里的眉眉,也极易造成误读)这一对男女文青,文学史上也是少有啊!

    wh 于 8/13/2009 4:15:37 PM 回复

    劳工是拿来过日子的。 会解风情的一定完蛋,比如徐志摩。

    坐而论道 于 8/15/2009 1:47:14 AM 回复

    劳工=老公?老公这东东是做啥用的偶不懂,但是据说多功能的家用电器一般价格较昂贵,如果坏了还不太容易修理啊;长得像王子,做家务如仆子,为你花钱若败家子,此“三子”标准,是全世界广大妇女的追求啊;不解风情不要紧,怕就是善解别人LP的风情,麻烦就大了去了。

    robulinca 于 2/9/2010 10:50:39 AM 回复

    What about 一个“长得像仆子,做家务如王子,为你花钱好比神算子”的老公?那该是全世界广大妇女的梦魇了,嘿嘿。

  9. 嗯,这个“坐而论道”是谁呀?“三子”说比较搞笑,和某些人对女子的“三围”要求标准有的一拼。
    由 robulinca 于 2/10/2010 12:41:16 AM 最后编辑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