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022009
 

根据我们五班的集体回忆,在毕业二十周年合肥聚会到来之前,我整理出如下问题,可以在聚会时互相打听:当年开运动会时,谁给我们班挣的分最多?大家对“我们”和“咱们”的区分是来源于哪个老师?——老杨给了个提示,这个区分是伴随着杨子荣在座山雕的老巢里的情节给整出来的。咱们班最神的是谁?谁的变化最大?谁的变化最小?郑中胜给毕曙光上了堂什么

[Read more...]